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查看: 1470|回复: 3

[万字连载] (近代大正)倾城之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3-18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倾城之妻
落日的余晖染红了白色桔梗花盛开的庭院,青竹做成的引水筒“啪嗒,啪嗒”地上下摇摆。丈夫政三抱住头枕在我的大腿上,一只手捏着摇篮里熟睡的女儿,对我说:“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绘里也满周岁了呢!”
我低下头来,笑着抚摸他的脸庞,调侃地说:“怎么样?要不要我再为她生个弟弟妹妹?”
政三哭丧着脸说:“不行。”
“为什么?你不喜欢孩子吗?”我故作惊讶地问。
政三冷不防挺直身子,猛地搂住我的脖子,亲了我一口:“由纪,你是我一生中最珍贵的宝物,绝不允许任何人夺走。我怕孩子一多,你的心思就不在我身上了。”
我登时羞红了脸,用食指点了一下他的鼻尖:“讨厌,还是这么孩子气!”
幸福的笑声从庭院里传出,夹在一缕清风里飘了好远。
三年前,我还是一个梳刘海式发型,穿紫红色裤裙的普通中学生,成为一名家庭主妇似乎是很遥远的事。政三是邻居家的儿子,和我哥哥宽治的关系非常亲密,经常来家里串门。我们几个年轻人在六铺席的房间里斗纸牌,下将棋,玩到天黑。那时的政三开朗活泼,是一个脑瓜很好的青年。说不上什么时候,我对他有了一种淡淡的好感,一听他来了就马上扔下书本,第一个出门迎接。有时禁不住胡思乱想:“万一政三君对我有意思了该怎么办?”心脏砰砰直跳。但是对方始终没有特别的表示,只是和哥哥聊得火热,令人捉摸不透。
放学后,同伴千代子和我手挽手经过隅田川上的大桥。千代子是一个思想新潮的姑娘,剪了短发,性格风风火火的,在长辈看来就太男孩子气了。
“毕业以后打算干什么呢,由纪?”千代子脑袋一侧,倚在我的肩膀上,懒懒地说。
“我嘛,还不是学点家政技艺,找个可靠的男人嫁了,为他生养孩子,白头偕老。”我用食指抵住嘴唇,想了一会儿,实在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
“笨蛋由纪,这样没有志气,怎么能算是大正时代的新女性呢?出嫁之前,多少在社会上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嘛!”千代子气鼓鼓地撅起了小嘴,拽紧我的手臂恳求说。
“原谅我,千代子。我的志向也就到此为止了。那些伟大的事业还是让男人来做吧!”我苦笑着摇了摇头。
千代子捧住两腮做思考状,突然跳了起来,半开玩笑半当真地指着我问:“哦,我知道了!由纪一定是有喜欢的人啦!快说,是谁?”
“没,没什么。”我慌忙矢口否认。
千代子两手背在身后,伸长了脖子,冲我坏坏一笑:“不说我也知道,是富田家的政三君对不对?听人说他可是个奋发有为的青年哟,由纪你一定要抓住了,别让其他姑娘抢了先。”
“千代子你又在胡说什么呀?”我假装生气了,拉下脸来不理睬她,心里却甜滋滋的。
回到家里,却见政三的母亲京子大婶来造访了,神情似乎很忧郁。
“我实话实说,目下小儿政三的状况的确令人忧心。自从中学毕业,在镇上找了一份小学教员的工作,他就时常闷闷不乐的,以为屈了才,总想去大地方一展身手。可他哪有那种本事呀!本来指望他工作后能多少贴补一点家用的,可是现在非但不能寄钱回来,还在镇上欠了各家店铺好几笔债!真不知每月二十多块的薪金都花到哪里去了!”京子愁容满面地说。
“是呀,刚开始工作,像这样大手大脚乱花钱可不好。你们俩也多劝劝孩子,不要让他走弯路。”我妈妈随口应和。
“这一段时间,他像丢了魂似的,每次回家都耷拉着脸,一点年轻人的精气神都没有。不过,比这更令人操心的是,风传有人在日本堤那一带瞅见过他的影子哟!神佛保佑,但愿这不是真的。”京子压低声音对妈妈说。日本堤的附近就是吉原花街,问题一下子严重起来。
“那可了不得!这种谣言一旦传开,说不定要革职呀!身为教师,就应该多检点才是。”妈妈也大惊失色。
京子忽然理了一下衣衽,郑重其事地向妈妈伏地请求:“所以,我们夫妇一合计,是该给政三娶个媳妇收收心了。不管怎样,请您二位务必答应,将令爱由纪许配给犬子政三!拜托了!”
“啊,这个有点——”妈妈面露不悦。
“虽然我们知道是很失礼的请求,但是眼前能让政三浪子回头的也只有由纪小姐了。请您看在多年邻居的份儿上,好好为两个孩子考虑一下吧!”京子谦卑地乞求道。
政三的母亲居然上门提亲,虽然内心早已有所期待,但这一天的过早来临还是令我猝不及防,又惊又喜。双手护住砰砰直跳的心脏,我进到屋里跪坐下来说:“嗳,我知道啦!”
“小由纪越变越漂亮了,和政三很般配哟!”京子喜上眉梢。
“由纪,不要多嘴!”妈妈瞪了我一眼,回头又对京子说,“关于这件事,容我们再想想,很快就会给您一个答复的。请不用担心。”
京子走后,妈妈绷着脸训斥我说:“终身大事,怎能如此轻浮孟浪?得再考虑考虑才行。”
“妈妈是对政三君不满意吗?”
“倒也不是有什么成见,只是······万一真是个染上不良风习的败家子,你可千万不能嫁给他!”妈妈忧虑说。
“可是,可是。”我心里像憋着什么,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
“由纪是真心喜欢政三君,所以才推掉了好几家的提亲,一直等到现在的吗?”妈妈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
“是的。”我羞涩地答道。
“他对你有过表白吗?”
“没有。”
“这种事情还是要问问本人的意见才行。周末你就去镇上小学瞧瞧政三君吧!”妈妈严肃地说。
“嗳!”我无奈地答应了。
政三一个人住在学校的传达室里,我去的时候正立在画板前聚精会神地涂涂抹抹,地上到处散落着画笔、颜料和手艺拙劣的水彩画。茶几上剩了几块竹皮包的江米点心,洒满了白砂糖,看样子他的确是个贪吃鬼。我一言不发,默默地弯下腰来拾起地上的纸片,整理成一摞。直到这时政三才被惊动了,一脸茫然地望望我。
“你来有什么事?”他对于我的到来并没有惊喜和欢迎的意思,反而有些急躁厌烦。
“那个,是关于我们之间的事——”我欲言又止。
他毫不客气地问道:“我妈擅自向你家提亲啦?”
“嗯。难道政三君不乐意吗?”看到他冷若冰霜的表情,我心里酸酸的,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
政三恨恨掷下画笔,又从我手里抢过那一叠画纸,抛向空中,重新飘落成乱糟糟的样子。他的喉结上下跳动着,扯开嗓门冲我大吼:“请你离开,我不需要谁的怜悯,也不想让别人干扰我的生活!你想嫁谁就嫁谁吧,和我没有一点关系!”我被激怒了,委屈的泪水瞬时迸发出来:“谁,谁说人家一定要嫁给你?喜欢我的人多得是,已经有好几家来提亲了。要不是还挂念着政三君,我早就——”
看我真的生气了,政三的态度有所缓和,又像往常那样拍拍我的头微笑说:“对不起,由纪。刚才是我话说的重了,权当是开玩笑,你别放在心上。”
我用手帕拭干眼泪,决定给他最后一次机会:“我只问你一句话,愿不愿意娶我?”
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现在我的心情很乱,暂时不想结婚成家的事。”
“当真?”
“是的。年轻人应该以事业为重,我不想一辈子被束缚在这种小地方。”他的神情有些窘迫,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的心彻底伤透了。仔细想想千代子说的没错,为这号压根不珍惜自己的男人操心太不值得。我咬咬牙,转身就走。
到了大门口,想想还有临别的话要向他说,于是昂起头来高声喊:“错过了我,你一定会后悔的!”
被这一句话激到了,政三忽然改了主意,扔下画笔追了上来,捏紧我的手说:“请等一下!”
“说,你到底喜不喜欢我?”我挣脱了他的手,嘟起小嘴逼问道。
政三的脸颊变得滚烫,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用颤抖的声音说:“我真的好喜欢你,由纪。请你不要离开我!”
“这一回是真心话?”我的情绪顿时多云转晴,对他露出了笑脸。
“嗯,是真心实意的。我怕自己真的会追悔莫及。”他伸出双臂将我紧紧扣在怀里,眼眶里闪着晶莹的泪光。
没过多久我就退了学,和政三举行了婚礼。喝交杯酒的时候,看他确实像是情迷意乱,用灼热的眼光凝视着包裹在白无垢礼服中的自己,我的心情比吃了蜜还甜。然而,我卸掉妆容,一身素服与他牵手入了洞房,喝得酩酊大醉的政三却只说了一句:“睡觉!”便吹灭了蜡烛,自己躺下来呼呼睡着了,任凭我怎么推也喊不醒。新婚之夜竟然被丈夫如此冷落,心中的懊悔、失望和羞耻交织成一团,只能眼含热泪在铺席上一直坐到天亮,只有窗外的清风明月为伴。
早上起来,政三什么也没说,吃过饭就打点行李要回学校了。我顾不上和他计较昨晚的事,连忙放下碗筷追了出去。
“我也要去。”我抢过了他的包袱,自己背起来。
“你去干什么?留在家里好好照顾爸妈!”他不耐烦地用命令的口吻说。
“由纪现在是您的妻子了,陪在丈夫身边不是天经地义吗?”我轻声争辩说。
“不要说傻话!你去了能帮上什么忙?”
“至少替你料理一下家务嘛!”
······
最后政三拗不过我,只好答应让我搬去同住。传达室的房间两个人住显得狭小,所以我们又租了附近一处比较宽敞的房子。
此后政三对我的态度依旧很冷淡,我们仍然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除了几句寒暄,他没跟我多说过一句话,简直像个陌生房客。如今轮到我后悔了,一时冲动铸成大错。千代子的警告果真应验,而我却不甘心于这样的结局。
“怎么样才能使他真正喜欢上我呢?好歹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夫妇了呀!”我试探性地向千代子询问。
千代子故作神秘地说:“你知道他的钱都花到哪儿去了吗?是吉原。有一天我亲眼见他从日本堤那边过来。”
“啊,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的心一下子凉了。
“他从来没跟你提起过什么吗?”
“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露出口风?哦,我想起来了,夜里听他说梦话,是有喊过‘青柳、青柳’的,好像是一个女人的名字。”虽然不愿意往那方面联想,不过也没有更好的解释了。
“你可要当心,说不准哪天游廊的人就会来登门讨账了。钱一定要准备够。”
“现在手头哪有多余的钱呀!”我哭丧着脸说。
“谁叫你看走了眼嫁进来呢?到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千代子埋怨我说。
丈夫的秘密一直萦绕在心头,简直无法可想。终于还是决心亲自去吉原走一趟,替丈夫还清欠账。
东拼西凑了五块多钱,小心翼翼揣在衣襟里。临出门的时候,偶然瞄了一眼衣架,我灵机一动,有了新主意。
趁政三不在,我穿上他的灰色西服和皮鞋,把夏威夷草帽的帽檐拉下来遮住一半的脸,打扮成去寻花问柳的客人,混进了闪耀着霓虹灯的吉原大门。
头一次女扮男装,心里也有些怕。花街上各种各样的男人摩肩接踵,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我慢慢放宽了心,压低了嗓音一家挨一家游廊打听,总算找到了坐在大栅栏正中央最显赫位置的花魁“青柳”。
选她要三块钱,我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狠下心来掏出了钞票。
进到青柳的房间,合上拉门,心口变得很热,头压得低低不敢瞧她。
“抬起头吧,夫人。”青柳悠悠吐了一个烟圈,用柔和的京都腔说。
糟糕,这么快就被看穿了!我像是被雷击中一样,身子轻轻发抖。稍微定了定神,我摘下草帽,露出了小圆髻:“那个,其实我今天来是为了外子的事,想请教一下青柳小姐。”
青柳和蔼地扶我坐直了身子,又将刚才支付的钱原封不动退还:“您是富田夫人吧?奴家也很想和您谈一谈富田先生的事呢。”
“外子给你们添麻烦了,真对不起。”
“没什么。不过,富田先生的癖好也确实有些奇怪哟!”青柳一说到丈夫的事也是难以启齿。
“青柳小姐也是受到了许多困扰吧?”
“怎么说呢?那位先生只对浓妆艳裹的女子有兴趣,一旦恢复素颜就兴味索然,而且非要亮着灯。每次都是还没来得及卸妆,他就着急上火扑了过来······”
我吃惊地睁大眼睛:“咦,竟然会有这等事?”回想起来,结婚那天他的表现也很反常。
“嗯,的确是这样的。有时连衣服都会弄破哟!”青柳一脸的困惑。
“实在太对不起了!”
“他在家里也是这样吗?”
“呃,这个嘛——”
“那就请夫人以后多多留心啦。请回吧。”青柳送客了。
我失魂落魄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脑子里尽是在想丈夫的怪癖。他为什么会染上这种嗜好?就是因为这个才隔三差五往吉原跑的吗?我百思不得其解。
到了家,我刚脱掉西装换上便服,政三就醉醺醺地拄着文明杖回来了。
“你呀,就不能少喝一点?”我一边扶他躺下,一边轻声责备道。
“今天我们几个中学的朋友难得一聚,怎能不开怀畅饮呢?”他还振振有词。
“我去吉原了。”我平静地说。
“什么?”
“我说我去了一趟吉原,那个叫青柳的女人跟我说了实话。”
“青柳?她都对你说了什么?”他一下子酒醒了,惊惶地问。
我用双手握住他的手掌,一本正经地问:“你只喜欢浓妆艳抹的女性?”
“是的。”想不到他还挺爽快。
我的眼眶一下子湿了:“为什么?难道我不化妆就不好看吗?”
“倒也不至于。”他不好意思地笑了。
“那就请您今晚好好宠爱由纪吧!”我情不自禁地将头埋在他的胸前,嘤嘤哭泣。
“你要是化上妆我就愿意。”他提出了一个过分的要求。
“你在开玩笑吧?”
“我是说真的。”他温柔地摩挲着我的脊背。
“我困了,明天再说吧!”我伸了个懒腰,也盖上了被子。
怔怔盯着梳妆镜里那张被厚重的铅粉完全遮住真实相貌的雪白脸庞,心中有说不尽的怅惘和不安。我努力说服自己,今天是最后一次向这个男人妥协,最后一次给他机会。如果我做出如此大的转变和牺牲,依然得不到政三的爱,那只好断然离婚。暗暗下定了决心,我用指尖勾起一点胭脂,拼命把嘴唇涂得鲜红透亮,再用炭笔扫出蛾眉。将披散开来的长发重新挽成文金岛田髻,学游女的样子不偏不倚插好一根根簪子,再换上压箱底的大红色百花纹振袖,我翩然起身出了屋。
学校放学了,政三腋下夹着画板和书本慢悠悠推开了竹篱的门。一见我斜倚在玄关的廊柱上,浅笑盈盈媚态横生,他即刻僵立在当地,嘴里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姑娘您是?啊,你真的是由纪吗?”他努力咽下唾沫,不停地转动眼珠子往我的身上乱瞄。
“不,今晚的我不是你的妻子,是吉原的‘倾城’呀!”我踩着草鞋缓步下了台阶,妖媚地扭动身躯向他走去。
“我的‘倾城’,只属于我一人的‘倾城’,果然是芳华绝代的香草美人啊!”政三感动得热泪盈眶,不自觉地伸手扣住了我的纤腰。
“啊呀!”我尖叫一声,随即被他粗壮有力的臂膀拦腰抱起。
嘭的一声关上拉门,他就在明晃晃的电灯照耀下,将娇嫩柔弱的我轻轻放在铺席上。我羞惭得满脸发烧,举起一对小手,做出抗拒的姿势,反倒勾起了他的冲天欲火。他一点也不讲怜香惜玉,滚烫的嘴唇疯狂地在我的粉脸和脖颈上一阵乱吻,同时揪住我的手腕紧紧摁下去,使我无法做出任何的反抗。
“政三,待会儿你轻点。”我羞赧地细声叮嘱道。
“由纪,现在你要听我的。你是我政三的女人,我要永远占有你,享用你,守护你,再也不分开了。”温热的男性气息喷在我的鼻梁上,痒痒的。
“嗳!”我慢慢放松身体,尽情享受丈夫的宠爱,体内涌动着幸福的暖流。头顶的灯泡一直亮着,屋里春意盎然,外面则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细小的雨滴织成一道朦胧的帷幕,只透出淡淡的昏黄光线。
一缕熹微的晨光斜射过窗子的格栅,将我们从美梦中唤醒。
“由纪,谢谢你,昨夜把最宝贵的东西献给了我。”政三趴在我的耳边呢喃道。
“嗯,由纪很高兴。原本早就该——”我甜甜地说。
他悄悄捂住了我的嘴:“不许再提以前的事了。从今以后,我要和过去的自己一刀两断,做由纪的合格丈夫,再也不胡闹了。”
“那太好啦!”
“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请说。由纪什么都答应你。”
“希望你继续做我心中的那位‘倾城’,好吗?”
“可以,只要是为了政三君的话。”我愉快地点点头。
“你待我真好。”他狠狠亲了我一下,眉飞色舞地说,“忘了告诉你,这个月的薪金发下来了。一共二十三元五角八钱。”
我当即不客气地夺过他的钱袋,兴奋地点检一张张钞票:“就让由纪来全权保管吧。”
他愁眉苦脸地哀求说:“就不能留点零花钱嘛?”
我故意板起脸来,将钞票揣进衣兜里,挺直了身子:“不行,首先得还上以前欠各家店铺和熟人的钱。我已经打听过了,你在小饭店赊账五元,糕点铺三元,估衣铺两元三角······又借了校长先生七元,山田老师四元,寺庙的主持三元五角······以后过日子不精打细算可不行哦!”
“哎,这钱我不要了,就算是全给了‘倾城’作缠头吧。不过,这几天你可要好好服侍我。”他调皮地说。
“不要这样说嘛!”我被他逗乐了,咧开嘴笑个不停。
为了贴补家用,我自己也开始学习制作油纸伞——这是镇上旧士族的主要副业,挣的钱勉强够生活费。过了两三个月,家里的债务就全部付清了,还略有盈余。虽然我化的妆越来越淡,政三的爱意却丝毫未减,很快让我怀上了孩子。
“由纪,你真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天使。”政三感激地说。
“那是当然。要是没有我的话,你就会一天天堕落下去,或许最后会抱着哪个妓女在小河边殉情也说不定。”我没好气地讽刺他。
“说得太过分了哟!”他的脸登时羞得发烫,局促不安地揉搓着衣带。
“话说回来,为什么早先你对我那么冷淡?”
“那个时候觉得你很矜持,一副不爱搭理人的样子,就算再漂亮也不讨人喜欢呐!”
“胡说!别人尚且不提,我对政三君可一向是很热情的呀!”我嘟起小嘴反驳说。
“不过现在的由纪不一样了。我发现了一个温柔体贴的由纪,一个勤俭能干的由纪,一个美丽善良的由纪。真的是好险,我差一点就失去了你。”他的额头上沁出了细细的汗珠。
“瞧你笨嘴拙舌的,夸人都不会夸!”我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却十分受用。
后来政三又去报考美术学校,结果自然是落榜。他好几天闷闷不乐,最后干脆请了长假去寺院参禅。猛一下子变成孤零零一个人,我还真有点儿不习惯。
政三来信了,只有寥寥数语,无非是他在寺庙里遇上了一位修为很深的禅师,受益颇深,在那边一切安好叫我不要挂念云云。正当我在案上铺开信纸,准备倾诉对丈夫的思念之时,女仆通报说千代子来访了。
隔了几个月再见到千代子,我惊讶地发现她留起了长发,衣着打扮也注意起来。
“不学些茶道、插花、女红什么的,将来可不好嫁出去哦!”她拿出木梳,理了一下额前的刘海,不好意思地说。倔强如她,到底也向现实投降了。
“所以你这些时间才变得很忙的吧?”我一边说着,一边低头轻抚日渐膨大的肚子。
“嗯。比起这个,由纪居然情愿假扮成游女的模样来挽回丈夫的心,不显得在男人面前很卑微吗?他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你都会满足?”千代子还是有些不能理解。
“因为我爱政三君啊!我可不想再让他在吉原的女人身上乱花钱,就只好挺身而出咯。”我很轻松地说。
“好可怜的由纪。你大概不知道政三君过往的秘密吧?听说他上学的时候,和一位名叫美惠的姑娘有交往。”
“咦?连哥哥也没对我提起过哟!”我惊得瞪大了眼睛。
“其实也不是正式的恋爱关系啦。是他和一个朋友中野同时爱上了美惠,但政三太腼腆了,而中野比较胆大主动,很快就和姑娘牵手了。政三君为这事怏怏不乐,跟中野渐渐疏远了。担任教师没多久,他收到了中野和美惠的结婚请帖,于是就一蹶不振了。”千代子娓娓道来。
“这些你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我和美惠也是好朋友啊!听我说,由纪,他这次故意抛下你一个人外出,打的是学禅的幌子,实际上是知道中野夫妇也在那里泡温泉,想和美惠再见上一面!”千代子凑到我的耳边小声说。
我的内心受到了触动,表面上却装作不在乎:“没关系,政三君决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我相信他。”
“我也希望不要出事,不过还是提防一些为好。”千代子担心地说。
浴室里水雾氤氲,我泡在池子里,闭上眼睛,伸展开四肢,静静感受池水的温暖,舒心而惬意,仿佛时间都静止不动了。
窗户上忽然现出一个男人的头,我尖叫一声,连忙护住胸部,身子向下一沉,淹没在水里,只留一个头在外面小心张望。
“是我,政三。”他嘿嘿笑道。
我这才放下心来,走出池子,围上浴巾,为他卸下了门闩。
他一上来就不由分说扯掉了我的浴巾,将赤裸的我紧紧拥入怀中。
顾不得和他调情,我绷起脸来,单刀直入问道:“说,是不是去温泉私会中野太太啦?”
他抱着我进了浴池,细声耳语道:“美惠一见到我就说:‘政三君,你有由纪这样漂亮贤惠的妻子,应该知足了。’因此,现在我要好好补偿你!”
“不要啦!你轻点!”我羞红了脸蛋,无助地在他的怀抱里挣扎着,水花四溅。
p1920276093.jpg
统帅:
0 武力:
100
智略:
48 政治:
4
居城:伊贺里
伊贺忍者 二头目
发表于 2014-3-21 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服部鬼半藏 于 2014-3-21 16:23 编辑

好多字。。。。。。。。。。。

点评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百度搜索"腐漫久久" 或 输入网址 fum99.com  发表于 2018-3-6 16:5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6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可以笑嘻嘻笑嘻嘻笑嘻嘻笑嘻嘻笑嘻嘻嘻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安巧当谋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4-7-11 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浪人御所  

GMT+8, 2020-2-17 11:33 , Processed in 0.057245 second(s), 41 queries .

御所:能活着回来,再次与君相遇,真是太好了。

© 2005-2018 Ronin Gosho of Shuinsen Inc. 朱印船会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