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查看: 2974|回复: 34

【原创】末日危机(名字暂定,连载中,2012.7.30更新)

[复制链接]
统帅:
35 武力:
17
智略:
18 政治:
30
居城:真田城
发表于 2012-6-11 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果我告诉你,当你醒来时,这个世界上除你之外只有极少部分的人还是正常的,甚至不到万分之一,你会做何感想?如果我告诉你,游戏里发生的一切在现实中发生,而你必须走上类似于主角的道路,去战斗去杀戮去生存,你会做何感想?如果我告诉你,你的亲人朋友恋人都成了你的敌人,他们威胁着你的生命,为了生存你必须冷藏自己的内心去杀死他们,你会做何感想?  

    谁都不喜欢战斗,拿着枪杀人的感觉并不好,即使他们现在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但是当子弹穿进肌肤撕裂出脓血,弥漫的硝烟刺激你的鼻子时,你仍会感到一种恐惧和恶心。即便如此,你必须继续射击。如果你想活下去,你就得把子弹射入它们的脑袋,把匕首插入它们的额头,用力扭断它们的脖子。这就是活下的准则,这就是这个变了样的世界的生存规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在任何时候都适用。  

    可是我们毕竟活着,所以有感情。人类最伟大的地方,就是情感。每个人都害怕死亡,可是你知道为什么我们称一些人为英雄吗?因为那些人客服了恐惧,为他人的生存让开了道路。当你有一天,或者,有那么一瞬间,下定了决心,以牺牲自己为代价,去保全所有人。那么那一天,你也是英雄。真正的英雄。”  

    这三段话,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活人”——一个自称是德鲁耶夫上尉的人告诉我的。我从不认为我的记性好到可以只听过一次就再不会忘记的地步,但是在我遇到他之后发生的许多事,使我直到四年后的今天都铭记于心。  

    我习惯在感到迷茫的时候在电脑里打下这些话,然后反复地看,反反复复。自从维岛战役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德鲁耶夫,没人相信在核弹爆炸后他还能幸存,但是又没有人愿意相信他真的死了。在这样相信与不信的矛盾中,甚至没有人知道德鲁耶夫是名还是姓。  

    维岛战役里,除了我、德鲁耶夫、帕特里克、埃利克斯、杰森、陈辰、罗亦诚、上杉景谦和安德森之外,所有人都死了。生活在维岛的八十万多人和进攻维岛的一百八十多人,只有九人活了下来。而我们生存下来的代价,就是德鲁耶夫启动了毁灭维岛的核弹装置。  

    维岛战役之后,我们——维岛的幸存者被前来救援的部队带到人类最后的家园之一—安纳斯托卡,一个位于原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和弗吉尼亚州交界处的城市,开始我们所谓的新生活。作为少数经历过生化战役的人,我们理所应当地被编入部队。上杉景谦发挥了他作为东京大学计算机系高才生的优势,被编入了IT工程队。帕特里克、杰森、埃利克斯和陈辰进入了特别行动队,罗亦成和安德森进入了特种机械师进行机械操作训练,唯独我一人被分配到了一线部队——亚洲军团救援部队做一名少尉军官,带领自己手下的十九人去完成一些类似于炮灰该做的事。  

    我当然没有权力反对,我也没打算反对。我不讨厌战斗,自从德鲁耶夫死后,只有射击时硝烟的刺鼻味能安抚我的迷茫。就好像上瘾的吗啡。但我还是会时常想起德鲁耶夫启动核弹后,维岛上空升起的那朵蘑菇云。它是那么的美丽和具有极大的毁灭性,以至于我仍时常在睡梦看到它的样子。

————2011.8.25  

    我正躺在寝室里懊恼学校为什么要那么早开学,眼皮却不由自主地打架。现在不过才十点半,换做平时正是我精神亢奋的时候,今天不知怎的却非常的困。空气里好像有一阵奇怪的味道,寝室里异常的安静。不,应该说整个学校都异常的安静,没有一点响动,就连吵死的虫子都没有了叫声。但是容不得我细想,我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沉睡之中,失去了意识。

————2011.8.27  

    等我睁开眼睛时天空仍是一片黑暗,我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是八月二十七日凌晨一点五十四。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好,我竟然睡了整整一天。当我下意识地用最快的速度爬起来,穿好衣服背起单肩包准备去上课时,我才突然意识到,如果我真的睡迟了,为什么没有人叫我,难不成大家都跟我一样?   

    我朝别的床铺看了看,整个寝室空无一人。怎么回事?我见鬼了?“喂,别玩了,这一个点都不好玩啊。”我心里蔓延出一阵恐惧,“我认输了,好不好,我认输了,快应我一声啊。”这时候,我多么盼望有一个人能回应我,哪怕他们在耍我,我也不会生气。可是,没有人应我,一声都没有。  

    虽然心里充满了恐惧感,但是好奇心还是唆使我出去看一看,也许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外面一面漆黑,寝室里的电灯也打不开。我突然想起来每个人都备有一支台灯或手电,专门用来晚上看书或者打牌,我翻了翻所有的床头和没锁的柜子,终于找到了三支手电和两包电池。接下来是防身用的武器,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突然想到要有防身的武器,但是直觉唆使我一定要拿点什么。然而环顾寝室,还真没什么可以防身的。  

    我总不能拿着凳子四处乱转吧,太重不说,撞到什么了自己也疼得厉害。无奈之下,我想到了阳台晾衣服的晾衣杆。可是寝室里都那么黑,谁知道走廊上能不能开灯。我想起来柜子里还剩有之前绑蚊帐的绳子,于是就把其中一支手电绑在了晾衣杆中间的位置,为了防止它脱落,还多绑了几圈。可是杆子上的手电毕竟视野有限,为了以防万一,我还在单肩包附在肩膀上的带子那儿又绑了一支手电,将单肩包收得紧贴在身上。  

    也许是因为心慌,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恐怖片里的情景。虽然现在才十月,却让我感到了一阵阴风飘过。于是我穿了两条长裤,然后又在长袖外面套了件外套,通过衣服的厚度来掩盖心中因恐惧而感到的阵阵阴冷。  

    准备好一切,是时候出门了。可是我的手却怎么也不想伸向近在咫尺的门把,仿佛开了门就是万劫不复。我真想大骂一句,声音却卡在了喉咙里,硬生生地吞了下去,无数恐怖的场景瞬间涌现在我的脑海里。“你妹的!”我终于骂了一句,声音却是小得连我自己都勉强听到。  

    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哒”,我还是打开了寝室的门。外面果真是一片漆黑,黑得让人不敢往前挪动一步。原本闭着眼都能走的道路,在不大的手电的照射下,显得那么陌生和扭曲。我将晾衣杆保持在胸部的高度,那样能让手电的灯光最大限度的照亮前面的道路,也能让我以最快的速度做出些反应。  

    “有人吗?嘿,有人吗?有的话回句话啊!”由于我的眼睛本身就近视,虽然度数只在两百左右,但是却有严重的散光,在阴天或者黑暗的时候看得非常不清楚。所以尽管感觉喊出声音不太安全,但是不喊会让我觉得更不安全。  

    我的声音回荡在狭窄的走廊上,有些很微弱的回音,夹杂着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呜嗯!”从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像是从喉咙底部发生的声音,让人听了毛骨悚然。当我还不知所然的时候,又不知道从哪发出了第二声,我只觉得鸡皮疙瘩瞬间布满全身。然后是第三声,第四声….声音仿佛越来越近。我是不是该做些什么反应?也许我该前去看看?又或者站在原地等一会?正当我犹豫期间,一个人影从前面的拐角处走了出来。一步一挪,速度缓慢得仿佛受了重伤。
“嘿,你你还好吗?大家都”我的声音硬生生地卡在了喉咙里,取而代之的是惊讶和恐惧。那个“人”面向我的脸上都是脓血,一个黑洞洞的眼眶向外泛着绿色的液体。我甚至连尖叫和呕吐都来不及反应,本能地拔腿就跑。边叫边跑,也不知道是哪,随手地开了一扇门把自己关了进去。  

    我感到自己的心脏跳得比跑完三千米还要厉害,大脑里一片空白。有人在我背上拍了那么一下,换作平时我肯定会等他拍第二下才转过头去,但这次,我用了连自己都吓一跳的速度,将身子转向背面,伴着巨大的尖叫将手中的晾衣杆向前用尽全力刺去。一声惨叫随之响起,我还在拼命地往前刺。“混蛋,你要死啊!长不长眼的,乱刺什么?”那个人抓住晾衣杆的前端大声地骂道。我这才意识到这主应该是个正常人。  

    “你你是活人?你能讲话?”我已经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仿佛中完了五百万大奖一样。  

    “废话,你见过死人讲话吗?”他将手中晾衣杆的前端往下用力一甩,极度不耐烦地说“我说,你不是有手电吗,打开来吧,这鸟学校也真是的,付那么多钱还给老子停电。”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自己的两个手电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关掉了。当我再次打开灯时,才注意到站在我面前的这个男生有点眼熟。“喂,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我醒来的时候没电灯不说,不但寝室里的人都不见了,就连整层楼一个人也没有。”  

    那人耸了耸肩说:“我也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也是这样,而且我好像睡了一整天,刚才还是被你的鬼哭狼嚎给吵醒的。”  

    “我也睡了一整天,看样子不是错觉。”我想起来刚才在走廊上碰到的那个“人”,“对了,我刚才在楼梯拐角那,碰到一个很恐怖的人就像  

    “就像什么?丧尸?幽灵?还是贞子?还有谁会比生活组大妈更恐怖的。”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嘲讽,但是我并不觉得有多讨厌。说真的,这个时候,能碰到一个活人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说不出,只是那张脸上全烂了。”我犹豫了一下,虽然觉得自己可能是天黑眼花或者有人突发奇想来个化妆舞会什么的,但还是笃定地告诉他我的所见。  

    “是不是国际部的人在玩午夜化妆舞会啊,这帮老板老是吃饱了撑的。”他还是不信,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这样吧,我跟你出去看看,顺便找找人都去哪了。”  

    “你多穿点衣服,把晾衣杆带上。”我将另一只手电递给他,好心地叮嘱。  

     他摇了摇头,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我才不要,那样子多傻X啊。”  

    “不行,你必须这么做!”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语气为什么会那么强硬,但是通过刚才的经历,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好吧好吧,我服了你了,到时候被嘲笑了你要给我说清楚,不然揍死你。顺便,我叫罗亦诚,九班的。”  

    “四班,陆瑀。”
统帅:
0 武力:
0
智略:
0 政治:
0
发表于 2012-6-11 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抢沙发···········什么背景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0 武力:
0
智略:
0 政治:
0
发表于 2012-6-11 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似曾相识  跟某个动画好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35 武力:
17
智略:
18 政治:
30
居城:真田城
发表于 2012-6-11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2楼(真田若影) 的帖子

当然是生化危机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12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后续嗯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46 武力:
15
智略:
34 政治:
5
居城:躑躅ヶ崎館
武田家 姬公主
发表于 2012-6-12 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下泓泽, 由衷地佩服任何寫小說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13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名字的文,待续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12 武力:
8
智略:
49 政治:
31
居城:弓木城
细川家 兵法指南
发表于 2012-6-13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13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新嗯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35 武力:
17
智略:
18 政治:
30
居城:真田城
发表于 2012-6-13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表示各种填坑无能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35 武力:
17
智略:
18 政治:
30
居城:真田城
发表于 2012-6-13 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脑细胞死光了,先写这么点。爬完山回来有灵感再写




————2013.12.24
    没有任何的训练,没有任何的课程,教导你应该如何去担当一名军官,去顾及二十个人的性命。在这个比战争时期还要非常的年代,除了教你如何射击,不可能有多余的时间来告诉你应该怎么做。


    或许我该庆幸,我们要面对的,并不是具有思想的“活人”,而只是一群行尸走肉。那么所谓的战术,所谓的布局,倒也不需要考虑太多。我只是救援兵团的一个小小的少尉,要做的不过是驻扎在城市某个坚固的救援点,等待幸存者的到来,然后将他们送回基地。

    在初到安纳斯托卡的半年里,除了将自己的名字改成克里斯·安东外,我要做的只是进行普通士兵的体能和枪械训练,以及初级军官需要学习的简单教学之后,就是接触小队成员。在半年的整合期结束后,我领到了平生第一个任务——前往H市搜寻幸存者。我突然很想感谢自己的运气,去一个自己熟悉的地方,完成一个没什么危险的任务。

    在直升机将我们送到离救援点越二十公里的地方后,便离开了。我们需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步行前往救援点。你看的没错,步行!在这个曾经拥有着众多汽车、飞机、火车、轮船等等一切需要石油的交通工具的地球上,真正能用的已经不剩多少了。倒不是没有石油,而是没有能力去开采。

    充满着优质石油的中东地区仅有科威特和伊拉克交界处有一座城市————路西菲尔。不过也多亏了这座坐落在鲁迈拉油田附近的城市,保证了整个人类联盟的石油供应。但,也仅仅是保证。整个中东充满了丧尸,没有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多采些石油,因此除了规定的工作时间外,路西菲尔通往鲁迈拉油田的道路都是封闭着的。

    也许有人会疑惑为什么不用自行车一类不需要石油的交通工具。首先,身上背着一堆装备的士兵不可能也不方便骑自行车,而其他人也不可能骑着自行车在丧尸丛中穿行,不然万一哪儿磕绊一下,结果就只有被丧尸围攻。其次,早就没人的供电站也不可能给这座没多少活人的城市供电,因此电动车的方案也被否决。最后,这个世界上少有的能骑的动物,不是被仅剩的活人饲养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就是已经被丧尸当食物吃了。即使有,你也没胆量骑。因为任何活的动物都是丧尸攻击的目标。

    “克里斯,周围已经侦察过,一切安全,要不要让大家先休息一下?”科尔从远处跑来对我说。
  
    我看了看表,离命令的时间还有两小时。而这些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因为身上过重的负重,脸上都或多或少的出现了倦容:“反正还有点时间,大家休息吧。”

    距离我们离开基地应经有五天,从安纳斯托卡到H市,原本不过十几小时的机程,我们却半走半搭车的用了五天。唯一能够庆幸的是,一路上的丧尸并不多,为了避免原本就不多的子弹过度消耗,我选择了能避就避。但是有时候想避也避不了,唯有开枪解决。许多人都是第一次亲手杀丧尸,看着它们身上喷出的浓黑的血液、泛绿的脑浆和被子弹打烂的身体,所有人好不容易在初看丧尸时强忍住的呕吐感,一股脑儿的吐了出来。

    因为亚洲的地大物博,亚洲救援小队编制比其他洲要多。我的救援小队有十九个人,四个侦察兵,两个医生,两个狙击手,四个机械操作员和六个火力手。大部分人年龄都与我不相上下。只是相比起他们略显稚嫩的脸,我那已经积聚了两年的胡渣和维岛战役时留下的伤疤,让我看起来倒是和科尔的年龄差不多。

    科尔·菲尔普斯是洛杉矶警察局的一名警察。这个身材壮实的跟北极熊一样的白人留着跟巴瑞·伯顿一样的络腮胡,棕色的头发下有着一张沉毅的面孔,深蓝色的眼睛里有一种稳重。不过才三十八岁的他在经历了妻子和女儿的死亡后,发誓要杀光所有的丧尸。作为这个队伍中除了我以外唯一一个经历过丧尸战争的人,理所应当的担任着这个小队的副队长的职务。

    他是一个看上去莽撞实际却极其细心的人,并且有着警察特有的敏锐,对于危机总有一种预感。其他人坐在地上兴奋聊着他们的第一个任务,我和科尔则走到了旁边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讨论着之后的方案。

    科尔指着地图上标明的救援点和周围的建筑物:“这个救援点周围有着类似城墙的东西包围,并且附近也没什么太高大的建筑物,我们只需要在制高点布置好机枪,选好警戒哨即可。”

      “那里应该有一段古城墙,如果只是普通的丧尸,倒是绰绰有余。但……”我看了看地图,凭着自己并不怎么清晰的记忆,努力回想H市救援点的样子。

    科尔想了想对我说:“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我在LAPD时看到过的资料里并没有说安布雷拉在亚洲有设立研究室,所以你的担心应该不会变成现实。”

    “如果那样最好。”我尽量把自己的恐惧压回心底,但是维岛战役时暴君的身影还是时不时跳入我的脑海,我唯有竭力去忽视它,“并且救援点就在一级公路附近,很开阔,虽然丧尸可能会比较多,但至少不用担心丧尸犬什么的突然袭击。”

    科尔看了看表:“我们还有九十分钟,时间应该……

   “有丧尸!”火力手鲍尔一边从树林里跑出来,一边大声喊道。所有人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进入紧急戒备状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0 武力:
0
智略:
0 政治:
0
发表于 2012-6-13 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感觉···突然从学校跳进了军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35 武力:
17
智略:
18 政治:
30
居城:真田城
发表于 2012-6-13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11楼(真田若影) 的帖子

不是军营,谢谢

我写的是时间跳跃文,一下以前,一下现在OK?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0 武力:
0
智略:
0 政治:
0
发表于 2012-6-14 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死亡真的那么可怕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35 武力:
17
智略:
18 政治:
30
居城:真田城
发表于 2012-6-16 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周围只有风声不断响起,穿过浓密的树林,带来一丝泥土的气息。所有人的心里只有紧张,倒不是因为害怕丧尸,而是因为这个浓密的树林的后面,没有人知道隐藏的丧尸的数量。

    我们静静地站在那里约莫一分钟,没有任何响动,大家的紧绷着的神经略微松弛了一点。火力手吉米的声音里带着略微的抱怨:“吓死我了,鲍尔,你以后别那么神经质行不行……”话音刚落,树林的深处传来一声低沉的呜咽。那种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就像是吃人前兆的警告。
  
    “乔治、瑞恩、何俊警戒另外三面,其他人瞄准树林。”紧随着命令,所有人都迅速地做出反应。这无疑是一只有着足够军事素质的队伍,但,真正的战斗力并不仅仅是由素质决定的。

    随着第一声呜咽的响起,树林深处不断地响起相同的声音,只是音调略有不同。此起彼伏的呜咽很明确地告诉我,这里丧尸的数量并不在少数。仿佛是为了印证我的猜测的正确性,在第一个丧尸从浓密的树林里显现出那已经腐朽不堪的身躯时,又不断地有丧尸出现。一只、两只、三只……直到映入眼帘的丧尸不少于三十只。
  
    “少尉,我们还不射击吗?他们越走越近了。”鲍尔的声音在不断地发抖。  

    “射击!”我已经没有时间考虑是否会消耗太多的子弹,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消灭眼前的丧尸。

    随着十几把M4A1的枪口不断冒着的枪焰,陆续有丧尸中弹倒下。在经过一轮的射击后,刚才出现的丧尸已经全部被消灭。正当我准备松一口气时,熟悉的呜咽又再次响起,树林里又出现了十数只丧尸。

    “射击!”我只能再次下令开枪。但是当新一轮的射击结束后,又有大把丧尸涌现出来。

     科尔对我说:“克里斯,这里面恐怕有上百只丧尸。”

    “我们的子弹数量有限,”我们还要进入丧尸更多的城郊,我别无选择,必须保留子弹,“所有人停止射击,立刻向东南方向撤退。”

     也许应该庆幸,丧尸的行动非常迟缓,至少不用担心他们会跑着追上来。在沿着一条石子路跑了约莫十分钟后,我们终于找到了通往目的地的一级公路。

    “说真的,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丧尸了,但刚才还是差点吓得我尿裤子。”吉米笑着说道。也许是因为脱离了暂时险境的轻松,所有人的脸上都不再有刚才的紧张。这些人都只是一些孩子,最大的也不过十八岁。本来都是一些正在学校接受教育的年纪,现在却不得不拼上自己的性命,为自己、为家人、为整个人类争取活下的希望。

    “怎么了?”科尔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我身边。  
   
    “也许,我真的是老了。”我苦笑着回应科尔的关心,却觉得讲话都有些疲惫,“我才只有十九岁,却已经觉得活着,是如此无趣的事情。

    “克里斯,每个人活着都有目标。不需要多崇高,只是为了活着,便足够了。”

    “危机爆发的时候,我不过是个高二的学生。却为了生存,亲手杀死自己的同学、老师、朋友,甚至是自己的亲人。我不是一个毫无感情的人,但是我必须去这么做。有时候我会告诉自己,这么做是为了能让更多的人活下去。可是维岛战役的时候,我却只能亲眼看着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被丧尸活活地咬死。”

    “我不知道维岛战役发生过什么。但无疑,维岛战役的胜利,阻止病毒的进一步扩散,安纳斯托卡的很多人,都因此幸存了下来。”科尔沉默一会,说,“克里斯,维岛的大部分人,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人了,你这么做,是帮助他们更快地脱离痛苦,即使是上帝也不会怪罪你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5 武力:
92
智略:
6 政治:
7
居城:岡豊城
长宗我部家 笔头家老
发表于 2012-6-17 0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校园类科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1 武力:
6
智略:
42 政治:
51
发表于 2012-6-22 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当这样世界的主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4 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呢,更新呢。。。。。。555   我一直很喜欢这类的文叽叽叽叽~~

更新,求更新~~~~~~~~~o(>_<)o ~~不可以弃文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12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分段分频描写~~有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35 武力:
17
智略:
18 政治:
30
居城:真田城
发表于 2012-7-12 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Re:【原创】末日危机(名字暂定,连载中,2012.7.12更新)

2011.8.27

    当罗亦诚准备东西的时候,我再次看了看表,八月二十七日凌晨两点一刻。虽说夏天的早晨来得比以往早,可是在四点以前,天空依然是漆黑一片。我们学校坐落在郊区,远离城市的灯光,如果没有什么照明工具,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不太多的污染让这里的天空显得格外的美丽,也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许多美丽的星星布满天际。

    如果是平时,即便失眠,也可以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繁星,呼吸着浓郁的树林带来的清新。失眠是一种痛苦,尤其对于体力消耗很大的学生来说。但是这一片沉静的夜色,却能让人因为失眠而产生的烦躁消失。

    “嘿,别装什么文艺小青年了,我好了。”正当我对着天空发呆时,罗亦诚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哦,抱歉。”我从呆想中回过神来,看着已经准备就绪的罗亦诚,虽然对刚才的景象还是有些恐惧,但多少多了一点安心,“那我们出发吧。”

    随着防盗门把的啪嗒声,北413寝室的门缓缓打开。其实我是想尽量不弄出声音的,但是这年久失修的破门轴,还是不争气的发出了缺少润滑油的嘎吱声。我们在门口停顿了一会儿,并没听到什么脚步声之类的,也许是因为多了一个人壮胆,我没有东张西望半天,而是径直跨出了房门,向A门走去。

        A门还是同往常一样,左上角的监视器依然在,电梯也还运行着,只是楼梯上空无一人。“搞什么嘛,这帮人都死哪去了。”罗亦诚边抱怨边往楼下走。

    不知道为何,我总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那种低沉的呜咽声在空气中似有似无,我猛地抓住罗亦诚的胳膊:“你听,是不是有很奇怪的声音?”

   “什么声音?”罗亦诚停下脚步静静停了一会,一脸不耐烦地说,“你们文科生是不是总那么疑神疑鬼啊?哪有什么声音,你耳鸣吧。”

    听他这么一说,也许真的是我多心了。当人的脑子想着一件事情的时候,总是会在耳边不断萦绕相关的声音。也许你并没怎么去记过某首歌,但你却能准确无误的哼出那个曲调。

    楼道口一片死寂,只有一点点轻微的风声。我们两个站在电梯前,各自想着心事。我依然对之前看到的那个“人”耿耿于怀,而罗亦诚则像是在思考我是否在骗他。正当他张开嘴准备说些什么时,那种低沉的呜咽声再次响起。不再似刚才的虚无缥缈,而是伴随着鞋跟压上地面的啪嗒声不断加重。我和罗亦诚对望了一眼,他的脸上只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表情,至于我,我相信我的脸上,只有一种扭曲。对恐怖的扭曲。

    没有人动。罗亦诚似乎是等着看他们打算搞什么鬼,而我则是不敢。在十几秒之后,楼梯口出现了一个人。按照惯例十一点半老师巡逻之后,整幢寝室楼只留下应急灯还亮着,所以我们只能凭借微弱的光线,看出一个大概的轮廓。

    那个人走的非常缓慢,至多只能算是挪动。“那个….李老师!”罗亦诚勉强辨认那人是谁之后,兴奋地大叫起来,“老师,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回家?”

    他依旧在挪动,伴随着呜咽声,只是没有回答罗亦诚的问题。“老师?整个寝室楼怎么没人啊?”罗亦诚想走上去,却被我一把拉住。他瞪了我一眼,用力甩开我的手转身对那人说,“老师,你没”当那个人终于将他的样子展现在A门口的应急灯下时,罗亦诚的问候戛然而止。数秒的静默后,是我和罗亦诚同时抛下一句咒骂,然后向着反方向狂奔。

    当我们一溜烟地跑回北413,以极其流畅的动作关上门后,是不停地喘气。不完全是因为跑步后的喘息,更多的是为了平静自己的内心。

    罗亦诚在停下许久后问我:“那个人那个李老师你看清他的样子了吗?”我含糊地应了一声,脑子里慢慢回想刚才在A门看到的那个人。

    我对他印象并不深,但是一个学校里待了那么久,多少也打过几次照面。虽然次数不多,但是一脸温和的笑容每次都让人觉得很舒服。总是在下午换上一套运动装。可见他很喜欢运动。而现在,淡褐色的运动衫已经被脓血染得发紫,左边的嘴巴像是被扯裂的破布一样,已经可以看到里面的半截舌头和残存的牙齿。左手只剩下上臂,还带着丝丝血肉,右手的手掌从中间被撕裂。

    在又一阵长久的沉默之后,罗亦诚用有些自嘲的语气说:“我们不会是进到了真实的生化危机了吧?”

    也许我应该多说一些什么,但最终,我只是用了一个“恩”肯定了他的想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浪人御所  

GMT+8, 2020-9-23 21:28 , Processed in 0.089814 second(s), 64 queries .

御所:能活着回来,再次与君相遇,真是太好了。

© 2005-2018 Ronin Gosho of Shuinsen Inc. 朱印船会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