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查看: 3387|回复: 25

[報廢坑] 【原创】骏河物语(但愿是长篇)连载

[复制链接]
统帅:
3 武力:
52
智略:
43 政治:
2
居城:駿府城
今川家 兵法指南
发表于 2012-7-21 0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篇坑爹yy作,多提意见吧各位


第一章 若灰身灭智,入无余涅槃
徐武是我的名字,也许你对来说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因为毕竟还是有些运动报纸上面刊登过我的名字。不知幸与不幸,前不久,日本札幌方面已经邀请我参加当地的俱乐部,我自然是求之不得,毕竟日本俱乐部的实力在亚洲来说是比较拔尖的,而我虽然在国内表现还不错,但并不是引人注目的选手,自然薪水方面也是相对的不引人瞩目。不过我相信来到了制度和水平都相对高的日本之后,我必须能脱胎换骨为国争光。


虽然是去札幌,但是我定的确是去名古屋的机票,对日本的富士山还是有所耳闻的,反正时间有点多,不如去看看樱花烂漫的街道,和白雪皑皑的富士山。为了避开人流我特意把机票在了5月黄金周的前面一周,不过上了飞机才发现,国内的游人还不是一般的多,整个飞机基本上处于满载的状态。


下了飞机马上有正当地休息的球员前来迎接。来的人是个叫内田堵人的家伙和他当地的朋友田边一起开车来的,举着个写着我名字的纸板,后缀是先生,字感觉不错,不过先生那两个字我在国内还真没被谁称呼过,一时竟对这个队友有些好感。内田的身材的比我略矮一点,不过长相还不错,丝毫没电影里贴个小胡子的小鬼子那种的印象,反而有种。。有种我原来大学里面的某运动男生的感觉,还是比较欢迎的那种。不过表扬他像中国人,不知道他会有何想法,于是便没告诉他。还有一点没想说出来的就是,他好像还有点笨笨的感觉。。田边却一点都不乡土,有种潮男的感觉,感觉也还好。不过一个是田里面,一个是田边上,总让我想起国内风传的关于日本姓氏的谣传,以至于在得知二人姓氏之后我的脸一直在处于强忍着不笑的抽搐状态。[/pre]
[/pre]车上用还算流利的日语,英语问道内田是否上过富士山时,被告知在小学中学的时候去过,后来就没心思再去了,都放到了足球上,而且富士山也没啥好去的云云。不过幸运的是他和田边还是愿意接待我去富士山。一通交流下来,我使用了汉语,英语,肢体语言,日语,山东话。。。我带小本子上写满了或繁体或日文的汉字,我们互相之间竟然最后都还能弄得懂意思,我很想表示自己是个语音天才。。。当然还要感谢某水果手机的翻译小软件。。。[/pre]
[/pre]虽然富士山和内田的家不在一个市里面,但是却是在一个静冈县中,当我了解到这个事实的时候我亲笔题写了一个大大的囧字在本子上以示我内心纠结之情。我正想着继续请教一下内田之际,他们已经把我拉到了今天住宿的宾馆,駿河健康ランド,就是骏河健康之地的意思,名字有点土气,不过却是个新的高档的宾馆呢,我印象中的日本宾馆应该是白云楼那种风格才对,不过也没这么多要求就是了。[/pre]
[/pre]宾馆内部设施还是蛮不错的,放下行李以后我好好的四处转悠了一圈。露天温泉什么的也有,而且宾馆就在海边,从我的房间来看是只能看到大海,不过另外一边却是可以看到明天的主角富士山~!酒店的料理还是相当的有水准的,作为新人自然很上道的买了单,席上没少灌酒,内田和田边对国内这套竟然不陌生,估计都是东亚国家。一番下来内田兄貌似比较厚道已经不行了,我和田边拼了个不胜不败,不能为国争光已尽全功,最后只能三人互相扶着上了我房间。在全票默认的基础上,最帅的内田被我们扔到了担架床上过夜,我和田边分了两个床铺。[/pre]
[/pre]到了后半夜,酒劲过了,我又不知怎地醒了过来,开了开窗子散了散酒气。看着两个躺倒在地的二逼青年好像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差别,但是想想自己已是在异国他乡,看到的月亮明亮了很多没了那么多阴霾,却有一种怪怪的思绪,上午明明还在吸收悬浮颗粒超标的空气,现在就在这看樱花飞舞,会不会是花粉过敏,所以,才会流泪。[/pre]
[/pre]刚想进入文艺青年的mode,一转身发现那两位不知何时就已经醒了。“才第一天就开始哭了。。徐。。”内田说道。“你是怀念故乡了吗?不是才第一天吗?”饿,被人发现了我当然只能状态解除,然后他们一顿乱侃,说起了各种游戏,皆不得法,直到后来说起某著名日本游戏大作战国兰斯,三人才默默点头称是,暗念,这小子挺上道啊。瞎胡混了个晚上,三人最后又都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内田在担架床,我还是在床上,田边竟然混到了地上。。。[/pre]
[/pre]第二天的行程,很快就敲定了,走当年内田高中的老路,中午在富士宫吃饭,然后从浅间神社出发,晚上上山带上补给,手电等等装备,到山顶去看日出(其实富士山只有7,8月才开放山顶,想边看樱花边爬富士山的同志可以放弃了,不要被本文误导。)做好所有伟大的决定后我们三人有各自爬回床上睡觉,是的,你没看错是睡觉~!因为要看日出所以我们是整晚爬山,为了倒时差,所以现在我们三个都得老老实实的睡觉保存实力。[/pre]
[/pre]睡过了午饭时间的我们,到下午4点才起来,在酒店随意吃了点东西之后就带着小包上了内田的车赶往富士宫。走的是东名高速,到了富士宫才刚刚6点不到。一路虽然都在看,但到了此处富士山真的是蔚为壮观,四处都是平地就这一座大山拔地而起,山上常年积雪。[/pre]
[/pre]“徐,你知道吗?我们日本有句俗语叫做:不等富士山是傻瓜。”内田问道。[/pre]
[/pre]“哦,真的吗?那我来登了哦”我回答道。[/pre]
[/pre]“哎。。。算了我败给你了,徐其实这句话是我们这的谚语,完整版是:不登富士山是傻瓜,再登富士山也是傻瓜。专门问你这样的新手。”田边插嘴道。[/pre]
[/pre]“饿,田边你这样的人可真没意思。”内田说道。[/pre]
[/pre]好吧,感谢日本友人的提醒,让我没给中国人民丢脸。(天音:笨蛋,谁允许你代表中国的?)[/pre]
[/pre]随后我们决定去山脚的神社看看,哎没门票的国家伤不起,那么大的神社管理者都是巫女萌妹子,整齐的白衫红裙,留着黑长直扎着发髻。有个巫女妹子冲我露八齿地一笑,奉纳箱立马叮叮咚咚的作响。遥想当年哥也是见过场面的,多少人说施主你是厚福之人,看你印堂发黑,最近需要做过一场,才能化解,见与你有缘就赠你两句。。。我直接戴耳机听水果手机的音乐。。没想到这里化缘技术如此高超,还是说我和那个妹子福缘深厚,所以有缘千里来相会~!?[/pre]
[/pre]于是厚着脸皮冲上去,问了下妹子能否介绍下神社,表示自己是国际友人,来给你们日本踢球了云云。连比划带英语的总算沟通下来了,但是最后还是在我提了提内田,妹子的眼睛立马变成了星星眼,放出的光芒都刺得我生疼生疼的,一边跟我介绍着,一边拖着我去找内田。[/pre]
[/pre]在巫女妹妹的介绍下我才得知,这富士山本宮浅間大社是富士山神社的总部,在全日本有非常多的小浅间神社。这里也是一般游客攀登富士山的最多也是最近的入口。主祭神是富士山山神木花開耶姫,同时也是花神,还是一位神代天皇(即神话时代的天皇)琼琼杵尊的老婆,还是神武天皇的曾祖母。当然这神武天皇和日本历史本来虚构的成分就居多,此处的说法不足为信。作为我出卖内田手机号码的代价,她决定带我去看个好东西,我兴冲冲的跟上她蹦蹦跳跳的身影,结果饶了个大圈,她引导我到了大殿的后面,挥手示意我快来。一看是个小神龛,供奉的是惠比寿(既是日本财神),好吧,某种意义上说孔方兄也是个好东西了,没她带路我还真的很难发现,诚心的拜了拜惠比寿大神,不禁感叹,还以为是少女的kiss之类的,坑爹啊。。。(天音:能在富士山神宫总部和他的主殿分上一杯的大神,必须不是菜鸟,如果不好好敬拜会倒霉的。子曰:敬神如神在,诚不欺我)[/pre]
[/pre]再往后就是原来的登山起点,鸟居上的门牌写着富士地狱,可能是说火山喷发的景象吧,确实挺恐怖的。不过走着走着,看着路旁的石灯,钉着一圈圈麻绳的大树,还有前面的妹子我突然在想,这孤男寡女的~在这小道上一路狂奔,该不会待会就到她们巫女宿舍了吧?[/pre]
[/pre]“咯叽~咯叽~”(不是母鸡,而是日语这边的意思)巫女招了招手,有妹子在地方哪里都这么漂亮。林子的尽头是一个小山坡,山坡那边貌似还有房子,有一泓清泉顺着山坡流了下来,形成了一个很和氏的小水潭,尽头处是条小溪,踩着石头就能过去,巫女美眉正在溪水对面招手。月亮照着缓缓流动的溪水,像照着镜面一般,大约是因为有了水,此处还有几声鸟叫显得很有生机。我大步跨过小溪问道:巫女小姐,这个水能喝吗?妹子说道:神社前面龙泉的水就是从这里引过去的,这里的水更加凉,很清甜的。我喝了几口“龙泉”水继续跟上妹子的脚步。只见一转过小山丘才发现所谓的房子竟然是个小神龛。[/pre]
[/pre]“这又是哪位大神啊”我不禁问道,内心却敲起了小鼓,妹子啊妹子,难道你所谓的好东西都是神社神龛吗,我随你跋山涉水,翻山越岭的,就是看神龛的吗?各种泪目啊。。。[/pre]
[/pre]“徐君,你都感动得落泪了吗?这可是我们神社的秘宝灵玉阴阳玉,据说是天神用过的神器哦~!不要看我年纪轻轻,我可是三位灵玉的守护巫女之一!”一边说着巫女妹妹一边打开了神龛,上面供奉的是一副小小的玉佩。“这幅玉佩可是从天神那里得来的!”巫女妹子看来很看重自己的工作呢。我看了半天却没发激起参拜的欲望。[/pre]
[/pre]突然我身体发生了好像条件反射,恍惚间貌似到底做了什么,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就只见自己一把把那玉佩抓了过来!“小心有结界!!”巫女妹妹大喊道。我低头看了眼“神器”,发现没啥变化,然后又茫然的看了眼妹子。“怎么可能?”妹子刚伸手过来,还没碰到玉佩,她竟然被一阵蓝光弹出了小神龛。我当场有种“在你为自己取个名字后,就变成了继承洛特血脉的勇者了”的感觉。再一回过神来,我连忙冲过去拉了她一把。这一拉不要紧,貌似不是很牢靠的白衣被我扯坏了一点~!!我大概也许可能搭到了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再瞥了一眼那一抹白皙的风情后,然后下意识的抓了一把?(不知道,无意识,无责任~~~)就被暴力巫女用力推开了。“喂,小姐这里。啊~~~~~~~~~~~~”我刚想说,我要掉下去了,才发现哥撕坏的貌似只是袖子啊,顺着那一推,脚一滑我好像滚了下去!坑爹啊~!我既然停不下来,就尽量往水潭那边靠了靠。[/pre]
[/pre]只见“咕咚”一声,在下就压着水花下去了。。。不带走一丝云彩。。。不对,刚刚运动过后立刻浸冷水会抽筋,“救命啊~塔斯嘎跌~~~~help me~!”我立马开始大呼小叫的呼叫,另外尽量保持不动,让抽筋疼的那股劲缓过去。“徐桑,大丈夫??(泥轰国:没啥事吧?)”“我在这里,救命啊~”我看到巫女妹子立马放下心来,不觉身体因为不拍动水面,已经沉了下去。。。“咳咳,呛水了,死人了~~你妹~!”饿,眼前一黑,坑爹啊,这要直接从神灵庙变成地灵殿了。。。[/pre]
[/pre]在明亮的的月光掩盖下,似乎并没有人在意徐武手中的玉佩发出了明灭的暗蓝色光泽。。。[/pre]
统帅:
3 武力:
52
智略:
43 政治:
2
居城:駿府城
今川家 兵法指南
发表于 2012-7-21 01: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远掷他国 亦未为难[/pre]
[/pre]
[/pre] “松丸~松丸~~”貌似是有人在找人,是个中年妇人的声音。[/pre]我恍惚的意识为之一振,不由松了口气,竟然有人来这种偏僻的小树林,但是奇怪的是巫女妹子貌似不见了。我使劲拍打了几下水面尽量让自己露出水面,看到了一位和服大姐,留着一头黑长直,向我跑过来,和服两边像孔雀开屏一样飘了起来在晚上看着有点诡异,估计是因为她跑得太快被风带起来的。[/pre]
[/pre]在我死命拍水观察日本大姐的时间竟然发现我的抽筋的痛缓过去了,于是我尽量想游过去小潭边上让人家拉一把。还是日本好啊,没有扶不起的事情。[/pre]
[/pre]“松丸~你怎么了!”大姐突然冲到了池子边上直接就往水潭里面趟了,然后一把把我提了起来,我猛的发现我竟然变小了,而且身穿一套和服,手机钱包钥匙都tm不见了,还有护照~OMG!(天音:都穿越了,哪里来的那么多屁话)[/pre]“大姐”遇到如此窘迫的情形,我喊了句然后就晕倒过去了。。。[/pre]等我醒来,看到的是一个不大的房间,看到旁边有位跪坐着睡着的巫女,不由得问了句:“这里是哪里啊?”刚说完,就感觉到头一阵晕眩,喉咙也嘶哑火烧火燎地,而且全身都很酸疼,估计是掉水里发烧了。“公子醒了!”巫女大姐听到我说话,马上醒了过来然后马上出去招呼了些人过来。我强忍着头晕思考了一会,明白到这里应该还是神社的范围,而且我很可能穿越了,现在的我还是一个小孩子,而且从衣着看我现在的家庭条件应该还不错。[/pre]
[/pre]过了一会,听到有人说:“公子只是发烧,现在醒了过来,估计发发汗就能好。”估计是医生吧,听到这句我也就稀里糊涂地睡着了。[/pre]
[/pre]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天已经亮了,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黑长直大姐,她的手正搭在我的脸上,并一直看着我,我醒了过来她也没什么反应。在昨天我就已经想过,能那样去救我的人应该只有关系非常亲切的人。在这种人面前,如果真的犯了什么错也没关系。于是我主动出击:“请问这里是~~?”;饿,人有三急顾不得了:“请问厕所在哪里?”(すみませんが、トイレは?トイレwc,也就是water closet的意思[/pre]大姐反应过来,却没有理我自顾自的说道:“松丸啊,你怎么乱跑到水边去了。水边是很危险的,万一里面的河童妖怪把你抓走了怎么办?”然后她有和我说了好一会河童的故事,突然让我想起以前老妈说的不要碰插头,不然会有电老虎跑出来咬人的。“母亲?”我只敢含糊的嘟囔道。虽然身体是变小了,但是很明显我的浆糊头脑只是分析出了眼前的女性应该是我妈妈,我的名字叫松丸,并没有让我成为名侦探。。。“怎么了?”很好,我的推理完全正确,继续下一步“便所。。”好吧,这一举动让我被现任老妈直接抓起,抱出了房间,拐了几个弯厕所就到了,不过好在。。也就到此为止了,我自己速度的冲进去果断的解决了一下,再和“老妈”一起走回了房间。路上的遇到的几个侍者和巫女都默默的对我们行礼。回到房间里面,老妈又向我灌输了很多山里不能去有天狗,林子不能去有神隐,人多的地方不能去有狸猫精变成人的样子,家里还有座敷童子。。。。。。。。。。[/pre]一通教育下了,我算是领教了现任老妈的文化水平,和语言组织能力。。感觉到天下之大竟然没有我容身之地~!哎~既生我~何生妈。。不禁问道“母亲,那哪里还可以去呢?”“久遠寺。”我看了看老妈的瓜子脸,貌似越来越尖心里默默道:老妈你该不是狐狸精吧。。[/pre]
[/pre]看我没有什么意见,老妈又继续欺骗小朋友道:“大石寺可是日莲宗总本山仅次于祖山,二祖日興开基以来,无数高僧都曾经在大石寺弘法,去了大石寺就不会有妖怪了哦。”[/pre]
[/pre]这么古老的谎话,我感觉我怎么也是不能接受的,只好看着老妈说完。发现自己说的话自己都不怎么相信以后,老妈看着我,突然用手轻轻的敲了下自己的脑袋,吐了吐舌头,“席马达~(完了)被你发现了~。”我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现在的气氛一点都不好。。。老妈的形象从开始蹚水的英雄妈妈,到看护士妈妈,再到哄孩子的妈妈,最后到奇奇怪怪我不能理解的妈妈,已经一路走跌快要跌停板了。这该怎么办~!这个槽我从何吐起啊~!![/pre]
[/pre]“不过松丸,这样也是没有办法的哟,你要出家是今川家自古以来的法度,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就是这样了。再乱跑是很危险的,而且大石寺跟骏河离得不远,你随时都可以回来啊。”虽然大石寺是我日本旅游的目的地之一,但是不是战国日本游的目的地,更不是呆上一辈子地方啊![/pre] [/pre]老妈的解释让我理解到现在应该是日本战国时期的今川家,但是对这个在战国系列中给魔王送一血的家族,不免让我有点感觉不给力啊,当然这的大部分都是今川家内部的原因,和一定程度的巧合造成的,如果我能知道历史的话说不定能改变今川的轨迹?不过老实跟着安排走是不行的,必须要让巴西的蝴蝶扇动翅膀,首先不能就这样去出家。这大石寺就在神社开车也不过20分钟就到了的地方,至于走路的话天晓得了,战国人的脚力估计比较快,但也要走一会了。[/pre]
[/pre]难道说刚刚真正的松丸和老妈两人追了快半个小时车程,从去大石寺的半道上穿越富士宫町,然后隐藏到浅间神社,再休息一会然后继续逃亡到小树林,最后才失足跌入水中被抓到?这才几岁的小孩子,是怪物吗?这如果不是战国时代的话,这小子穿的肯定是10号球衣啊。[/pre]
[/pre]突然间脑海中闪现过一个颠球的场景,足球的触感漫延了全是,有次我带球过人然后再和队友配合入门的时候也有过这种类似的感觉,过去或成功或失败的经验突然涌现。一系列的影像和声音向我袭来,效果还不错的说,像看近来的3d电影一般(才不是香港的那部)。[/pre]
[/pre]可能只是过了一瞬间。我回过神来,此时我已经基本的了解了现状。现在是大永二年八月十八日,按公历可能已经是九月份了。我现在所处的年龄是4岁半,今天来这里的主要原因是去大石寺出家,大石寺的住职(法主)也就是日莲宗的贯首,而松丸(也就是我)在从城下町过去的一路上就在观察四周,然后等到了半路的林子里面,他突然接机尿遁,然后往回跑,想跑回昨天住宿的大宫城(浅间神社右侧的,富士氏的居城)。而母亲是被称为大方殿(日语中大方是对大名夫人的尊称)的贵妇人,来自京城的公卿中御门家,外公曾是从一位权大纳言的高官,不过现在已经出家了,以前还来看过松丸。父亲叫今川氏亲,是骏河的守护大名。我松了口气,还好不是义元,氏真什么的,氏亲是义元的父亲属性还是不错的,不过貌似并不长寿。在我以前的印象中是个战国能力不错的大名,现在的话可以考虑加上长得不错的八字胡大叔的考评。貌似分国法就是从他这里首创的,后来的战国大名多有效法。还有个好消息就是,那位诱拐儿童的“母亲大人”应该就是以后赫赫有名的桂寿尼,人称尼御台的战国女大名。也知道了几个兄弟,还有很多常识都算不上的东西,比如叫龙王丸的哥哥对松丸和芳菊丸这两个弟弟还不错,母亲年初的时候又生了个弟弟,还有些和自己的琐事,突然有了种忆童年的感觉,不过我只有些表兄弟,松丸还有个会喊“欧尼糖”的小妹妹叫阿求,据我所知现在连loli都算不上的小阿求以后会嫁给北条氏康,成为两家之间有力的羁绊。[/pre]
[/pre]再醒来,貌似又在床上躺着了,看护我的还是那位瞌睡巫女大姐,可能刚刚感冒发作所以恢复了一下,难道说每次我会像某万年小学生感冒都会恢复一下原状?想了一下,喊醒了巫女大姐要了杯水,问了两句才知道她叫阿国是神社权宫司,也是大宫司富士信盛的妻子,想了想现在这种情形应该叫这种二十多岁的女同志叫阿姨才对,不过貌似刚刚喊的几声大姐让阿国很是受用,又叫了几声姐姐问了几个问题,阿国大姐竟然跑去拿了些金平糖来给我吃,要知道在松丸的记忆里糖可是奢侈品。等大姐走掉,我才在想阿国和某个重名跳倾奇舞的知名巫女,算了按历史算的话她娘都不知道在哪里呢,应该没啥关系。[/pre]
[/pre]“阿国姐姐,你家房子好大啊”[/pre]
[/pre]“松丸公子,这可不是我家的房子,这是山神大人的房子哦,姐姐我住在这里是为了管理神宫侍奉神明。”[/pre]
[/pre]“阿国姐姐,你家的糖好好吃哦~[/pre]
[/pre]“那是,这些糖可是富士大人去骏河买来的。”[/pre]
[/pre]“哦哦,那富士大人他现在在哪里呢?”[/pre]
[/pre]“他啊,现在井川淘金去了。”[/pre]
[/pre]“淘金?”[/pre]
[/pre]“是啊,去把河边的草根挖出来淘洗之后能得到不少金子呢,还能把草根做成肥料给土地增肥”[/pre]
[/pre]好吧,河里面就有金子,是我的话我也去,怪不得这么有钱啊。[/pre]
[/pre]当我和阿国大姐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有个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小巫女双手拉开纸门小声的通报到,大方殿要过来看看,当我缓过神是老妈的时候,她已经进门了。[/pre]
[/pre]“阿先,你也进来吧。”老妈对着门外招呼道。[/pre]
[/pre]只见那个小巫女再次用双手拉开纸门,从容不迫的走了进来,踱着小步来到阿国大姐的下首,端端正正的跪坐下来。在我,阿国大姐和老妈的注视下仍然从容不迫的气度着实值得赞赏,相形之下我伸长脖子隔着阿国大姐眺望阿先小妹妹的姿态,对有些人来说着实是不堪入目。[/pre]
[/pre]“松丸,你给我坐好~!”老妈发话了。言罢对阿国大姐尴尬的笑了笑。[/pre]
[/pre]“二公子好像相当钟意阿先呢。”阿国大姐笑着说道,“我让阿先嫁给你好不好?”[/pre]
[/pre]“好啊!”我想都没想就做出了秒答,刚回过神来才发现有点早熟的那个小loli眉角和阿国大姐很像,十有八九这就是她的女儿。也就这么一想,我又偷偷瞟了一眼小loli,正巧她也把目光投了过来,一时情形有点尴尬,我刚正坐坐好的时候,发现两个大人貌似都在强忍笑意,估计这一幕早被她们看到了。[/pre]
[/pre]“不错的说~富士家的公主,神宫三大氏的血统和我今川氏真是良配啊。”老妈突然笑了笑,说道:“松丸,你和新娘子出去玩会吧。”[/pre]
[/pre]“哦。”我果断起身从把纸门来开,并从走廊跳了下来。阿先的小脸虽然有点红,不过依然不急不忙的迈着小步子出来,然后关上门,再徐徐绕到一旁从台阶那走下来。[/pre]
[/pre]稍微有点在意被大人支开的我,不由得坐在走廊上听了几句大人的交谈“阿国你不已经是松丸的乳母了,让阿先与其他公子结亲不是也挺好吗?”[/pre]
[/pre]虽然内容很奇怪,但是并不影响我从中获取信息,这么说那位大姐就是我的乳母?乳母可能有很多种,有的是照顾之断奶就走了,有的却是一直照顾到成年,更有春日局那样的乳母比生母还亲还有权势。不过权宫司本身就是个挺有前途的职业了吧?[/pre]
[/pre]“恕我直言,大方殿。我虽是松丸公子的乳母,可公子年幼的时候我就回到了神社担当神职,就现在看他好像都不怎么记得我了。而且宫司殿下也希望阿先与本家的公子结缘。”[/pre]
[/pre]“不过松丸是家中嫡次子,于国内豪族结亲,对家中稳定并无好处,对于富士家而言龙王丸也是良配啊?”[/pre]
[/pre]“龙王丸殿下乃是嫡子和继承人,按照本家的传统,京都公卿的公主和北条家的公主才是少主的良缘吧。退求其次的话,松丸公子是我抚养过的,倾向于他也是常理。而且松丸这个幼名乃是范国殿下的幼名,不也说明殿下和上样对松丸公子有所期待吗?”大姐不愧是名门之后,一个名字就分析出这么多道道,马萨卡这就是传说中神技的烧冷灶?[/pre]
[/pre]“小孩子多了就是麻烦啊。家里的老五,老六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老妈喃喃道,貌似直接无视了大姐的推断。[/pre]
[/pre]“这是宫司大人特意为六公子祈求的平安御守,这么多年我为您祈求的安产御守从来没失效过吧。只要您把这个平安符给六公子带上,保证他长得白白胖胖。还有少主….[/pre]
[/pre]貌似两位大人又扯了些有的没的,突然头被砸了一下,我一转身看到阿先的脸气鼓鼓的,地上有一只纸气球在滚,不用推理就知道这是凶手和凶器了。“小妹妹~你怎么打人呢?”[/pre]
[/pre]“你不和我玩!”阿先的脸还是气鼓鼓的,倒是有点可爱,让人很想掐一下,想想刚才不由暗叹:大人的世界好复杂,“别生气了,跟你玩还不行吗?”想了想我又说道,“哥哥给你讲故事好不好?”[/pre]
[/pre]随便东拼西凑了几个格林童话,就让小loli看我的时候变成了星星眼。[/pre]
[/pre]“白雪姬的后母是个邪恶巫女,一心想毒死白雪姬成为最漂亮的女人。”[/pre]
[/pre]“不对啊,松丸哥哥,巫女是好人才对啊。”不好要坏菜,听故事的貌似就是loli巫女。。。[/pre]
[/pre]突然纸门被拉开,阿国大姐走了出来说道,“阿先,松丸公子,准备一下差不多该午饭了。”[/pre]“阿先你看,我们得先吃饭,故事待会再说吧。”我耸了耸肩,不无遗憾的对她说道。[/pre]
[/pre]我们一行被大姐领来一个有火灶的偏厅,食物都已经摆放好了,有碟萝卜干,青菜和一碟小鱼干,以及一碗味增汤,饭倒是叠得满满的,目测是俱乐部饭堂的二两不到的量。吃了两口米饭发现这米是带着一点甜味的,可以直接吃不用菜下饭,我便三下五除二的消灭了这顿略带寒酸的午饭,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pre]
[/pre]饭后照理说是午睡时间,以我现在的心情当然是睡不着的。老妈如果是桂寿尼的话,估计事事都会有好几步的规划和考量,我前面有个大哥,估计我的事情的优先级别在老妈那边也不会太高。不由担心起去大石寺以后的生活,记得武士和和尚的众道(基友)情节非常严重,关系铁了,长得帅了都是会菊花残满腚伤的。而且原来的松丸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也不肯出家,虽然记忆没有完全恢复,但感觉他的考虑肯定有他的理由。[/pre]
[/pre]思考了一下,明天就要去大石寺了,如果还有什么回旋的余地就只能取决于老妈了。不过在意识到自己是穿越众的瞬间,我发现自己可以肆无忌惮的做些无耻的事情,我完全可以利用后世的丰富知识打动老妈。。。[/pre]
[/pre]想了一下貌似还真有这样的东西,比如某首叫《マーマーホー》的歌曲(世上只有妈妈好日文翻唱)。再回想了一下歌词,我便坐在走廊边上唱了两句。[/pre]
[/pre]世上只有妈妈好 [/pre]  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pre]  投进了妈妈的怀抱 [/pre]幸福享不了 [/pre]
[/pre]  世上只有妈妈好 [/pre]  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pre]  离开妈妈的怀抱 [/pre]  幸福哪里找 [/pre]
[/pre]正在想是不是还有别的词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后面有什么人。等我扭头一看的时候,老妈已经把我一把抱住,然后哭的稀里哗啦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我也跟着哭了。[/pre]
[/pre]过了一会,阿国大姐和几个巫女快步走来道:“大方殿,发生了什么事情吗?”[/pre]
[/pre]“权宫司大人,请派人转告日镇大师,这次先参拜,松丸过一段再出家。”[/pre]
[/pre]看到老妈的样子,阿国也没有再多问,直接吩咐了旁边的一位巫女去办。

点评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百度搜索"腐漫久久" 或 输入网址 fum99.com  发表于 2018-3-6 15:5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12 武力:
76
智略:
8 政治:
4
居城:春日山城
上杉家 武士
发表于 2012-7-21 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看就知道LZ是写作能手,期待更新跟进,继续努力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3 武力:
52
智略:
43 政治:
2
居城:駿府城
今川家 兵法指南
发表于 2012-7-21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关注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16 武力:
38
智略:
34 政治:
12
居城:清洲城
织田家 足轻
发表于 2012-7-22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威武啊~~加油写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22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意思哈  继续努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4 武力:
17
智略:
35 政治:
44
居城:吉田郡山城
毛利家 武士
发表于 2012-7-25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看起来不错啊 +U+U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2 武力:
6
智略:
85 政治:
7
居城:岸和田城
三好家 兵法指南
发表于 2012-7-30 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些符号没去掉哦 呵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1 武力:
14
智略:
43 政治:
42
居城:弓木城
细川家 姬公主
发表于 2012-7-31 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s:90] 加油更新吧。。。今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3 武力:
52
智略:
43 政治:
2
居城:駿府城
今川家 兵法指南
发表于 2012-7-31 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光英~~~
求虎摸,求笼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3 武力:
52
智略:
43 政治:
2
居城:駿府城
今川家 兵法指南
发表于 2012-8-1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赤脚佛便住你家,何言外寻?

虽说老妈同意我暂缓出家的事情,但是既然来到了还是要去给大石寺打声招呼。第二天一早,今川家一行就你挑着担,我牵着马的赶往日莲宗总本山大石寺。我彦五郎自然是被挑着的,虽然坐着窄小的日本轿子,但貌似活动空间对5岁小孩来说还不小。一直在大宫城活动,我也分不清哪些人才是今川家的,透过窗子我大略的数了下,大概武士装扮的有七八个,身份不明,还有20名侍从也有装备小刀,有几个侍女在老妈那边,因为角度问题,看不出具体数量。再靠着窗子看着秋天早晨的太阳,我迷瞪着眼睛感觉又想睡觉了,春困秋乏夏打盹,古人诚不欺我。。。

过了不久老妈把我晃醒,离着大石寺还有一段距离,估计为了以示尊重,最后一段路还是走过去吧。大石寺的山门通体皆黑,黑中透着亮泽。与其说是门不如说是牌坊更为恰当,当然这是从穿越者的角度来说。大门两侧各站着一排和尚,其中还有几位僧人蒙面持刀,身穿白僧袍,大约是武僧。这么看来大石寺对这次的出家也是相当的看重。

母亲领着我上前去与知客僧寒暄了几句,无非是多久多久没来了,贵寺又更加庄严殊胜了,新建的山门如何如何好,最后得知对方已经得知我打算延缓出家,气氛还算融洽,便随他一同进了山门。

大石寺的正门主体是亮红色,山门的顶部是青黑色瓦片,两边的树木已经全部变成了斑驳的橙黄色,从稀疏的枝桠之间还能看到在朝阳照耀下绯红的富士山。但这些都不是关键,大石寺正门门前赫然也站了两排僧人,虽然同是身着僧衣,但是明显年龄比山门前的僧人大上不少,人数上也只有二十来个。知客僧日中法师向我们介绍到这里的都是长老,律师,讲师,随后日中向其中几位合十问讯,母亲和我也跟着照做,他们也默默合十还礼,看不出有什么情绪变化。


跟着日中法师一直走过了一片很长的僧舍,向左边又走了一段,遥遥望去有几个和尚貌似在那个大殿边上等着,三个身着袈裟的老和尚很打眼的站在了前面。母亲轻声嘱咐道“前面是讲课的大堂六壶,当中的应该是日镇大师,礼貌一点。”我顺着她说的看过去,中间的老和尚留着山羊胡,样子比五十几的同龄人要显老,面带微笑,微胖,看上去确有几分宝相庄严。身披茜色半袈裟,白色僧衣在微风下鼓动。不错的卖相吗。

“左边这位是青龙山本觉寺的贯首日明大师,右边的是富士山重須本門寺的贯首日昌大师,中间的是敝寺多宝富士大日莲华山大石寺的贯首日镇大师。日昌大师与日明大师”说着是敝寺,但是这名字感觉的拉风多啊。

我简单的说了两句,向三人一一行九十的鞠躬礼,虽然穿越了没两天但是日语已经可以应付日常交际了,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只能老实一点,免得被人问到什么的答不上来。“接下来是什么?这种奇特的阵型,面试?这些和尚是要闹哪样啊?”心中不停的嘀咕,但是表面上的微笑还是尽量维持着,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符合现在的礼节。

一阵热风突然激起了六壶殿旁的风幡,被吹起的幡子不禁猎猎作响。

“小檀越,好些日子不见,却是到这大石寺来了。”先说话的是日明大师,略带戏弄的话中好像又有点责怪的味道。

“都在家蹴鞠,没去你那。”看着杆子发呆的我有点反应不过来,身体里面的另外一个灵魂貌突然猛刷存在感,我下意识的就冒出这么一句。是啊,这个老和尚是个来骏河讨生活的老公卿,教了我好一阵蹴鞠呢。他所谓的寺就是座占了几间房间的小庵堂,在骏河城外,不过寺领也不小,算个地主土豪。

听了我的回答后,日明和尚也不生气,反而走进过来和我搭话,刚刚三人面试的气氛瞬间打破了不少。

日昌大师也靠近过来道:“小檀越可不要高兴的太早,刚刚日明师兄可是说了不少你的坏话呢。”

“日昌师兄你言笑了,我不过是向日镇师兄说起,小檀越以往的一些趣事,怎么能说成是说坏话呢?”

“哦?我有什么趣事?愿闻其详。”听到这里不由也有了点兴趣。

“不就是小檀越从太原崇孚和尚出破门的事吗。小檀越曾师从太原崇孚和尚的临济宗,后来因为总是来老衲的本觉寺蹴鞠,竟然说想习修法华宗,被雪斋和尚知道了以后他觉得落了面子便向修理大夫请辞,谁知上总介竟然应承了此事,并请崇孚教导五公子。还让松丸公子正式来法华宗出家了。此事因老衲而起,故特意赶来观礼。”

日明大师笑呵呵的说完了整件事情,我倒是嘴角抽动了好几下,可能是抽筋或者是抽风了吧,众所周知,今川义元的能力并不突出,真正强大的是他的老师太原雪斋,没想到他还曾经教育过今川家的次子,而且这个机会就因为踢球而丧失了!纨绔啊!败家啊!说给谁听都不会把这事情当成好事吧,这日莲宗的人会怎么看我啊!而且重要的是貌似这下已经把雪斋得罪狠了,貌似就这样没机会再捞人了。。

“老衲有一事不解,不知小檀越能否解惑?”日镇大师突然也发话了。

“小子自然知无不言。”饿,我也就说说,心里慌的很。

“小檀越既然诚心师从法华宗,令尊也首肯此事,何不乐成此事呢?”

喂喂,你真的有对和尚们好好说吗?我不由得看了看老妈,老妈的表情也有些怪异。其实我也理解,暗地里的理由和交涉是上不了正式台面的,昨天夜里我还听到老妈和阿国大姐后来还有过别的交谈,托人已经给大石寺进献了五百石寺产,这本来是我入门后才打算给的,算是学费,现在地已经先交出去了,老和尚要不认人?

“回禀大师,家中自有真佛,人不能孝敬父母,安能奉养众生?”我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道,不过才说完就脸红了,这才多大个啊,4,5岁的小屁孩还说孝顺爸妈?怎么孝?买脑白金吗?

不过说完这番话,熟知我的老妈和日明二人倒是不禁侧目,大约是认定这话不应该从我嘴里说出来,平时那个小混蛋就是会捣乱,还脾气拧得很,哪能说出这等水准的话。哎,没想到要靠读者故事会这种我自己都不信的励志小故事救场,人间悲剧啊。

“小檀越所志不小啊,释迦佛曰: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有如此大志,来日所证所得必然不小啊。”日镇大师,捋须一笑道,看看他爽朗的表情,貌似有点欣赏的意思,我不禁想到,他真的只是想问问原因?

“大师过奖了,小孩子年幼无知罢了。”老妈果断的借坡下驴,施了一礼。

“哪里哪里。松丸公子天资聪颖,若是有意法华宗的话,不妨先去青龙山修行一阵。”日镇的回答很像npc啊,你去完成任务之前先要达成条件a,b,c才能开始完成任务。话说青龙山是哪里来着?

“日镇师兄说笑了,老僧要是教不好这个弟子,又当如何是好呢?”日明和尚接了话茬。纳尼~!这青龙山就是本觉寺啊,那不就是骏河吗?原来不是日镇咬着不放,他老人家只是想让我去本觉寺不断开和日莲宗的关系啊。

不过话说回来,当初我父亲考虑让我去大石寺就是想回避我说要师从法华宗,而对雪斋形成的尴尬,如果这下回去了直接找了日明做老师,那就不是不给面子,而是打脸了的说。

“若是日明师兄有什么不便的话,敝门本门寺也愿接纳。”日昌大师也发话了。

“老衲岂敢推辞,只是。。”

“那犬子就拜托日明大师了。”老妈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一个和尚在这个时代从沙弥到一步步走到贯首,会有很多个老师。而各种老师与师兄弟之间,会构成复杂的关系网,很多时候维系关系的并不是佛法而是其间的利益。本觉寺和大石寺的贯首同为松丸的老师的话,对双方都有好处。大石寺名义上是日莲宗型门流的本山,但是并不是最具权威的山门,京都的要法寺现在独领风骚,在京都实力超群。还记得那个织田信长久攻不下石山本愿寺吗?这个石山本愿寺的出现的原因是,一向宗的总本山本愿寺被京都的日莲宗信众打下来烧了,足见当时京都的日莲宗之兴盛。

“本觉寺距本山有上一段距离,不如先到斋堂用膳后在走吧。”日镇大师提了个不错的建议,这拖着拖着也到了中午了要走当然得先吃饭。

跟着大石寺的钟磬声,我们随着几位大和尚小和尚浩浩荡荡的杀到饭堂,我立马就发现了一阵熟悉香气。午餐是乌冬面!淌着口水和和尚一起诵了会经,没有商业化的寺庙就是好啊,吃个饭都透露着作为和尚的敬业精神。礼毕大家次第对坐着,我不巧就跪坐在日镇大师的对面,不由施了一礼,但是跪着施礼感觉有点像拜师?席间老和尚吃面速度真心快,而且仪容举止,喝汤的时候也没弄湿半点他的山羊胡。本着输人不输阵的精神,我勉强算是维持了跪坐,然后就撒开了吃才以和老和尚一样的速度吃完离席。

虽然只是顿斋饭,但是这庙里的乌冬面做的真心好吃,味增汤什么的虽然和后世的不尽相同,但是比起上几个小鱼腌菜解决一顿的午饭,来一碗大汤面明显痛快的多了。吃完了饭后不禁想伸个懒腰,不过我突然看到了日镇老和尚也在外面站着,还是先向他行了一礼,他也默默的合十回礼,看来我们对对手都有起码的礼仪和尊重。

“老衲就与今川小檀越先行告退了。”日明大师和老妈总算也出来了。

“再见。”我和几位大师挥了挥手,但是他们对这种理解貌似有点不解。不管了,再见了,大石寺我心中默念道。

“早点回来。”日镇老和尚边挥手边说道。
早点回来?管他的,反正我是不会来的了。

今川松丸不知道的某处(大约还是大石寺六壶内)。

“师兄如果要强留松丸公子的话,估计他也会留下来。”

“随顺因缘,时机未到亦未可知。”

“师兄的决断,真的仅仅是因为时机吗?”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啊。”某光头吐舌头卖萌道

你妹啊,说话啊,卖萌搞毛线啊,就算你姓蒋也没用。另一个光头暗暗吐槽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3 武力:
52
智略:
43 政治:
2
居城:駿府城
今川家 兵法指南
发表于 2012-8-1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和大家讨论一下一些问题

今川氏亲在在这个时期应该是从四位上的官位,但是任过的官职只有治部大辅和修理大夫两个比较接近是从四位下,发现有人曾经以从四位上的官位就任修理大夫后决定选择后者。

日莲法华宗的众人对年纪尚在他们之下的雪斋应该是可以直接叫法号的,雪斋这个称呼估计是首先得有一个叫雪斋的房子,才能以此为斋号,现阶段的太原崇孚还不一定有这种待遇,所以还是以太原崇孚来称呼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1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還以為是寫神原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3 武力:
52
智略:
43 政治:
2
居城:駿府城
今川家 兵法指南
发表于 2012-8-1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早期的说,神原怎么都是大后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5 武力:
92
智略:
6 政治:
7
居城:岡豊城
长宗我部家 笔头家老
发表于 2012-8-6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13楼(森近霖之助) 的帖子

是榊原吧,呵呵;建议把一些符号在整理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4 武力:
5
智略:
87 政治:
4
居城:躑躅ヶ崎館
武田家 武士
发表于 2012-8-21 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川老弟加油,我在若狭等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12 武力:
76
智略:
8 政治:
4
居城:春日山城
上杉家 武士
发表于 2012-8-21 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像LZ这样追求严谨的YY写手不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11 武力:
21
智略:
42 政治:
26
居城:躑躅ヶ崎館
武田家 旗本武士
发表于 2012-8-21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16楼(姜饼守鹤) 的帖子

写小说到底是要随心还是谨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11 武力:
21
智略:
42 政治:
26
居城:躑躅ヶ崎館
武田家 旗本武士
发表于 2012-8-22 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快点更新,想来争夺家督是高潮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统帅:
12 武力:
76
智略:
8 政治:
4
居城:春日山城
上杉家 武士
发表于 2012-8-23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17楼(伊达宗正) 的帖子

我觉得如果是历史小说,适当的YY是可以的,但是如果能超乎常人地加入一些详细的史实,真假相伴,亦真亦假至道混元境界是最上乘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浪人御所  

GMT+8, 2020-9-21 19:54 , Processed in 0.083104 second(s), 81 queries .

御所:能活着回来,再次与君相遇,真是太好了。

© 2005-2018 Ronin Gosho of Shuinsen Inc. 朱印船会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