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鐢ㄦ柊娴井鍗氱櫥閷

鍙渶涓姝ワ紝蹇熸悶瀹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查看: 1306|回复: 3

[分享] 新开的小说,卷一已完结,牵涉到一点点信长的经历和玩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8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ztwsyn 于 2015-6-8 20:30 编辑

想起买完笔记本后这番经历,段杉杉不禁哑然失笑,顺手打开了笔记本,点击桌面上的图标,登陆了久违的《第六天魔王OnLine》服务器。
因为习惯了用外置式的键盘的操作,骤然换成笔记本的内嵌式键盘,进入游戏后段杉杉几乎连走路的基本操作都不会了。加上这两个多月以来很少上游戏,不可避免地带来了不少的生疏感,以这个状态去出团自然要被人骂做地雷,于是他接了个难度很低可以solo的每日任务,一个人跑去位于纪伊国的秘境“千引石洞穴”。
所谓的纪伊国并不是一个国家,在这里“国”的意思是地理行政区划,这是日本受盛唐文化影响极深的奈良时代留下来的“律令制”遗产,将日本列岛划分为五畿七道六十六国,五畿指的是京都所在的京畿五国,又称畿内或者五畿,京畿之外则分为东海、东山、北陆、山阴、山阳、南海、西海七道,至于六十六国则相当于大天朝古代的“州”一级行政单位,当然两者的大小显然不能相提并论。
纪伊国便是隶属于南海道之下的一国,在战国时代这里豪族林立、寺社遍地,是个众多小割据势力犬牙交错的复杂地区,在游戏中由“杂贺众”这个势力所统治。杂贺众中最为出名的传奇人物,便是率领着麾下火绳枪雇佣军,与天下人织田信长对抗了十余年屹立不倒的杂贺孙市。
《第六天魔王OnLine》的地图分为野外、主城、迷宫和战场等几种,纪伊国是一张野外地图,在这张地图上有若干个传送点,分别可以前往相邻的摄津和泉国(野外地图)、纪伊国的居城杂贺乡(主城地图)以及段杉杉此刻的目的地——纪伊国的迷宫千引石洞穴(迷宫地图)。
因为是周日,进入千引石洞穴之后才发现,整个洞窟里全都是一个个或者一队队的玩家在跑来跑去。段杉杉下意识地点了下快捷键查看地图内在线人数,竟然达到了近百位。
不用问也知道,这些人全都和他一样是来做每日任务的。这个任务的目标是击杀一定数量的怪物获得积分,累积分数达到与等级相同的数值便算任务达成。不论是一个人还是七个人(同时参与一场战斗的玩家上限数量),击杀怪物获得的分数是差不多的,为了鼓励玩家交互,甚至多人击杀怪物后获得的分数还会更高一些。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吃独食”的玩家是会被大多数人所鄙视的。非满员队伍的通常做法是进入战斗之后先不急着杀怪,而是开启“求助”功能,让场外玩家加入战斗,直至战斗中玩家达到七人上限为止。
于是段杉杉便独自在洞穴里奔跑着,不时加入一下路过的“求助”战斗,偶尔看见身边有刷新出来的怪物也点进去战斗然后开求助等别人进来。每次脱离战斗回到迷宫地图的时候都会习惯性地查看一下自己的任务进度,就这样渐渐地快要达成目标了。
忽然,在他加入的某场战斗中,他猛然发现有人在用“白频”(普通聊天频道,战斗中非同一队伍的情况下只有这个频道可以交流)在和他说话。
“水缸,怎么是你啊?好久不见了!”
————————第十六次登场的分隔线————————
p.s.又是六一,请容我偷偷地喊一句:杨文理提督千古!
第59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在白频里向段杉杉打招呼的那位发言者,名字叫做“张菁菁”,是一个妖艳性感的女性能乐特化倾奇者,曾因为经常穿着某款造型颇为暴露的装备,被熟悉的玩友说像是酒店里的妈妈桑,因此被称呼为“张妈妈”。
大概是二零零五年,还在《第六天魔王》第一代大陆代理商运营时期,段杉杉便认识了这位张妈妈的本尊大号,当时他还是个名叫“日曜佐近”的男性阴阳道特化阴阳师。两人都加入了服务器中的冷门势力——割据骏河国与远江国的“今川家”,而在今川家的西面则是游戏里一个热门势力“德川家”统治的三河国。
按照游戏的设计,每个势力最多可以拥有两位盟友,在合战中彼此支援。大陆服有两大阵营,分别是被称之为善德寺同盟的武田家、今川家和北条家,以及被称之为清州同盟的织田家、德川家和上杉家。清州同盟大多数时候处于攻势,织田家和上杉家轮番进攻武田家的领地信浓国和北条家的领地武藏国,而德川家则趁着武田家和北条家被自己盟友所牵制的时机,不断地对今川家的远江国发起合战。
在那段以少敌多地对抗强敌德川家的日子里,冷清孱弱的今川家硬是以十来个人的力量在战场上与大几十人的对手打成了僵持,用防守反击加上熬夜偷袭的方式,坚守三方原(三河国与远江国之间专属战场地图名)数个月,战况之悲壮惨烈,几乎可以与历史上鏖战温泉关的斯巴达人相媲美。
在那段时间里,今川家的玩家只要有合战每天上线就向战场跑去,一直到下线才离开战场,战场出勤率绝对是全服第一,也正是因为有过这一段夜以继日地并肩作战的经历,所以今川家玩家彼此关系格外亲密,基本上都加入了专属的QQ群,久而久之都成了十分熟悉的朋友。
比如说这一位张妈妈,后来在群里闲聊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爷爷和段杉杉的外公在解放战争期间曾经是同一个部队的战友,很快两人就变得熟络起来。此人真名原来叫做舜跃进,后来自己觉得不好听就改成了舜曜晋(和段杉杉的外公一样,舜曜晋也是山西人),现在在新西兰的拉伯筹大学工程学院读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博士研究生。
故友重逢,自然很是开心,段杉杉切到白频马上回了一句。
“哟,张妈妈!”
所谓的白频,指的是身边的人都能看得见的公共消息频道。既然是在战斗中,那么进入战斗的七个玩家都能看得见白频的消息。有些话不适合在公共频道说,于是段杉杉再切到一对一的私聊频道,继续发了另一条消息。
“我来杭州两个多月了,现在在一家网络游戏研发工作室里当文案策划,因为要平常要工作,所以上线时间少了很多。”
舜曜晋那边也随之改为了私聊。
“哟,从玩游戏变成了做游戏,挺不错的啊!国内这一行现在待遇如何?我也快要毕业了……”
段杉杉茫然了一下,游戏研发里可包含了好几种工作类别呢,当然对方肯定不可能会去当美术。
“你要回来了?你问的是策划,还是程序?”
说了这几句之后,战斗便结束了,不过私聊是不限制场景地图的,在不在一个地方都没有关系。段杉杉随意跑了几步,又加入了一场新的“求助”战斗,然后就看到了舜曜晋的回答。
“还没决定啊,正在犹豫着呢,我问的是程序,你给我透点风也好做个参考。”
皱起眉头想了想平常偶尔听到同事们私下无心说起的一些内幕,段杉杉给出了比较详细的答案。
“有经验的普通程序员是10K往上走吧,新手的话要打折。高级点的应该在15K以上,如果是部门主管级的话差不多是20K到40K吧。”
舜曜晋看起来有点被吓了一跳。
“有那么高吗?”
段杉杉皱了皱眉,说实话他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并不能确定信息是否属实。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同事这样说而已,毕竟我又看不到程序部的工资表,不过应该八九不离十吧。”
房门被敲响了,刘可韦喊他出去吃饭的声音传了进来。正好此时又一次离开了战斗,段杉杉看了看任务状态已经变为“达成”后,使用道具传送回自己接受任务的今川家居城骏府。
“好吧,谢谢你,我再好好琢磨琢磨。”
“不客气,同事喊我去吃饭,我先下了,有什么事QQ上给我留言。”
段杉杉飞快地打出告别语后,跑去NPC“藤冈屋传助”那里把任务给交了,然后原地下线离开了游戏。

统帅:
22 武力:
31
智略:
42 政治:
5
居城:清洲城
织田家 武士
发表于 2015-6-9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各种解释太多了哦,需要巧妙点的对答含盖进去就好了。解释太多,说明太多就显得特别生硬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9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服毒半葬 发表于 2015-6-9 09:38
感觉各种解释太多了哦,需要巧妙点的对答含盖进去就好了。解释太多,说明太多就显得特别生硬唉。

你想太多,第一这本书不是只写给信长玩家看的,第二我本人不喜欢纯对话流的风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22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段杉杉的世界观里,潭城市有所谓历史三宝,那就是宋代与浙省临安所印的“浙本”、川省成都所印的“蜀本”齐名的潭城麻沙书坊的“建本”(不过建本多以廉价的纸张、粗制滥造的印刷以及低廉的行销价格而闻名于世);朱熹晚年讲学的竹林精舍(后来改名考亭书院,即前一章末尾所提的那座只留下明代牌坊的遗址);以及宋代八大名瓷之一的“建窑”所出的“建盏”。
说起来惭愧,初中教材乡土历史中虽然有提到“建盏是宋代皇室御用茶具”之类的描述,可惜因为所谓的“皇家御用”这个名头实在是烂大街了,闽北地区的很多特产,比如说茶叶、莲子、竹笋、柑桔什么的都打过这张招牌,所以读书的时候段杉杉还没把它当作一回事。真正让他对建盏肃然起敬并留下深刻印象的原因,竟然还是来自于中学时玩第六天魔王单机版的体验。
历代第六天魔王单机版大多都有一个宝物系统,分为武器、防具、名马、艺术品和南蛮(其实应该是欧洲通过南洋辗转输入的)舶来物等分类,而艺术品分类里最高级的茶器,诸如“星建盏天目”、“兔毫盏天目”、“油滴天目”、“曜变天目”等等,其实全都是一水儿的建盏!
当初没当作一回事的故乡之物,竟然在异国他乡受到了如此隆重的追捧!可想而知当段杉杉通过游戏得知这件事后所受到的震撼之强烈,自然而然地便开始对建盏倾注了更多的关注,通过搜索引擎在网路上查看了不少相关的资料和文章。
这家“雅趣斋”便是一间专营建盏茶器的店铺,当然货架上陈列的基本都是今人仿制的作品而非文物。不过这些茶器除了成色较新之外,落在段杉杉这种并非行家的眼中,其实与文物看起来也没什么太大分别。
店中的大多数茶器按照分类属于兔毫盏,此时一位中年妇女走向蔡萍萍开口介绍道:“姑娘,这是兔毫盏天目,我们这家店里的货品可是这条街最好的,您的眼光真不错!”
“阿姨,兔毫盏我能理解,这茶器的纹路看起来就像一缕缕的兔子绒毛嘛。”蔡萍萍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件搁在垫着金黄色绸布的托架上的兔毫盏,好奇地开口询问,“可是我想请教您一下,‘天目’是啥意思呢?”
“呃,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这些茶器都是我儿子烧制的,他说叫什么名字我就记了下来,至于有什么缘故说法,我就不太明白了。”阿姨没想到这位顾客竟然提出了一个没有事先准备好答案的疑问,有点儿不知所措起来,忍不住向店内一位正在低头泡茶的年轻人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然而,还没等那位年轻人留意到向自己投来的目光,蔡萍萍身后的段杉杉此时悠悠地开口了:“因为七百多年前,日本有很多和尚渡海到浙省的天目山留学求法,他们回国的时候将当地寺庙所用的建窑黑釉瓷茶具——即‘建盏’带回日本,后来便用‘天目’这个名字来称呼这种看起来像是钵形或者碗状的茶器,所以一般来说,天目指的是一种茶器造型。”
听到他这番解释,蔡萍萍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那位招揽生意的阿姨投向店内年轻人的目光也从求助变成了求证,而那位年轻人也讶然放下手中的茶壶,抬头看了段杉杉一眼。
“你刚才提到‘一般来说’,那么这所谓的‘天目’还有其他别的说法吗?”蔡萍萍眨眨眼,敏锐地从段杉杉的话里听出了一些隐含的意思,于是继续提问道。
“呃,有啊,日本也有人认为所谓的‘天目’指的是建盏这一类的黑釉陶瓷茶器,这种说法指的就是质地、色泽而非形状了,不过该观点市场不大,受到的质疑比较多。”段杉杉呵呵笑着回答。
解释完浙省的天目山这个地名怎么会和八竿子打不着的潭城建盏扯上了关系,然后又演变成茶器形状或者质地的称呼,总算是回答了好奇宝宝蔡萍萍随口提出的询问。店内那位沏茶的年轻人对那位阿姨点了点头,站起身走过来笑着对段杉杉打了个招呼:“欢迎光临,这位先生您对我们建盏的了解挺多啊!”
“不是‘你们建盏’,而是‘我们建盏’,我可是潭城长大的,虽然到现在还不怎么会说潭城本地话。”段杉杉笑着自嘲了一句。
那位阿姨自豪地对蔡萍萍和段杉杉介绍道:“这就是我儿子,我们店里的瓷器基本都是他亲手烧制出来的!”
年轻的店老板与蔡萍萍、段杉杉互相点头微笑打了个招呼,然后带着一点考较和好胜的意思对着段杉杉开口了:“您能看得出小店里陈列的这些茶器当中,最有价值的是哪一件吗?”
对于这个忽如其来的挑战,段杉杉觉得挺有意思,于是像蔡萍萍一开始那样在墙壁两侧的货架前溜达了一个来回,目光随意地在一件件琳琅满目的茶器上打量着。
忽然,一件看起来和别的瓷器纹理明显不同的茶碗闯入他的视野内,立即引起了他的全部注意力。于是他疾步走过去,一边仔细地打量着那只茶碗,一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喜的赞叹:“老板,真没想到你这店里竟然还有一件曜变?”
当段杉杉转身对着年轻的店老板由衷敬佩地竖起一只大拇指的时候,那位老板也心服口服地对段杉杉同样地竖起了他的大拇指。
看出了段杉杉似乎成功地找出了这家店里最有价值的一件茶器,于是蔡萍萍也好奇地走到他身边低下头去仔细看了一眼,然后立即发出了一声嫌恶的抗议。
“噫,这就是最有价值的一件?这件茶器我觉得没有兔毫盏好看呀!”
其实她说的没错,咋一看去这件茶器的表面不规则地散布着大大小小像指纹又像动物的蹄印一样的光斑或光晕,落在外行人的眼中可能还会被质疑为残次品。比起纹理纤密细腻宛如兔子绒毛的兔毫盏来,显然是后者更容易给人留下美轮美奂的第一印象。
“好看不好看这是比较主观的评价,每个人的审美标准都有不同,所以我就不评论了。”段杉杉笑着解释道,“曜变之所以稀罕,是因为这玩意可不是想要烧制就能烧制出来的,这种瓷器的烧成带有极大的偶然性,属于不可以批量复制生产的类型,也正因为这种特性而存世极少。有句话叫做‘物以稀为贵’嘛,所以这种曜变瓷器是最珍贵的。日本室町幕府末期(十六世纪)有本专门介绍中国美术史和美术品的书,名叫《君台观左右帐记》,其中有段描述说:‘曜变(天目)是无上之品,世上罕见之物,价值万匹绢;油滴(天目)次之,值五千匹绢;而兔毫盏(天目)更次,值三千匹绢。’”
听完这番解释之后,蔡萍萍半信半疑地向那位老板问道:“这家伙说的是真的吗?你们这件所谓的曜变天目要卖多少钱?”
“啊,抱歉,这件可是小店的非卖品。”年轻的老板慌忙开口拒绝道,不过脸上那得意和喜悦的笑容怎么挡都挡不住,“不过不瞒你们两位说,曾经有几位台湾来的客商看中了这件曜变,开价出到了六位数以上,我都拒绝掉了。我这几年烧了成千上万件瓷器,也就只出了这一件曜变而已,我还想把它留着当做镇店之宝呢!”
蔡萍萍目瞪口呆地张大了嘴巴,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倒是段杉杉云淡风轻的不以为意,就好像老板所说的拒绝掉六位数的开价,本来就是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
“两位行家算是贵客,请坐下来喝杯茶吧。”老板笑着伸手邀请两人,两人也欣然应邀,一道走至店内深处的茶桌处坐下。
“正好我刚泡了一壶正山小种,请两位品鉴。”老板取出四只兔毫盏,各倒入小半杯热茶,然后分给诸人。
“茶器好,茶也不错。”蔡萍萍老实不客气地接过来,熟练地端起茶碗放在鼻下轻轻嗅了一下,然后抿嘴喝了一口,放下茶碗后先是赞了一下,便话锋一转批评道,“不过老板你的茶艺水平倒是有待提高!”
“哈哈,我还真没学过茶道,只是随便泡着自己喝而已啦。”老板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让我来露一手好吗?”蔡萍萍像是来了兴致,伸手示意让老板将身前那套泡茶的器具递给她,老板颇感有趣地同意了,伸手将一堆泡茶工具统统推了过去。
“本来这种茶碗更适用于古代的抹茶(日本的茶道即以抹茶为主),而非我们现在习惯的将炒制的茶叶用于冲泡的茶艺,不过勉强用用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蔡萍萍先是笑着解释了一句,然后便开始动手展示她的茶艺。
只见她先是将茶壶里的茶叶用茶夹拨出,再用茶勺舀了一勺茶叶装入壶内,然后伸手取过水壶倒入开水,双手捧起茶壶轻轻摇晃了几下,放下茶壶用茶夹将各人的茶碗收到面前,一手执壶一手用茶夹逐个夹起茶碗,用第一道茶进行清洗,用完的茶水则顺势倒入茶案内。接着再第二次向壶内倒入开水,依然是轻轻摇晃了几下,然后双手执壶陆续给茶碗内注入茶水,而且每次倒茶都是浅尝辄止便转向另一碗去,如此周而复始,直至最后几滴茶液更是面面俱到。
当蔡萍萍笑着将茶碗送至诸人面前时,段杉杉、店老板和店老板的母亲都有点看呆了。这小姑娘整套仪式做下来,动作优雅而流畅,每个环节都不假思索却毫无停滞,就好像张艺谋导演今年的作品《印象大红袍》里的茶艺师表演一样赏心悦目。
“你们可别小看我,我也是有茶艺师资格证书的人!”茶业公司老板的千金带着一脸“快来夸我”的表情,半是炫耀半是开心地宣布道。
p.s.祝大家粽子节快乐。今天妹夫请两家吃饭,笔者赶完这一章来不及修订就要出发了,若有笔误错字还望诸位海涵。顺便说我妹夫就是建盏工艺师,他的店里还真有一件曜变来的,这可不是打广告喔,真的不是哈哈。
继续求收藏,求推荐票。
——另一章与信长沾边的东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浪人御所

GMT+8, 2022-11-29 08:53 , Processed in 0.039548 second(s), 34 queries .

十年专注,一所悬命,浪人伴随所有用户一起成长!

© 2005-2018 Ronin Ghosho of Shuinsen Inc.